打职业还是念大学?海外电竞选手的人生抉择

原文:Jenna Parnigoni@SlingShot
翻译:Penta.DuDu

pic1.jpg

Darshan选择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时候,一个关键问题摆在了他面前:要不要读大学?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这名当时只有18岁的少年决定先把他的学术追求放到一边,全心全意投入到游戏里。现在,这名效力于CLG战队的上单选手已经征战了四年的LCS职业联赛,回头看看,似乎当时做出这个决定也没那么艰难。

“当时我选择了现在这条路,我很高兴我自己所作的这个决定。”Darshan对Slingshot记者如是说。“虽然很难说这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你本来就无法百分百地确定,你所作的重大的人生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但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这条路走对了。”

当你技艺高超又能向冠军发起冲击的时候,把对未来的打算先放一放也未尝不可。但是现实就是早晚有一天这一切都会结束,届时像Darshan这样的选手在职业生涯结束后又应该靠什么为生呢?

有限的职业生涯

电竞行业和一些“传统”体育项目不同的一点就是,传统体育的选手是有着既定的轨迹的——小队员先从小联赛起步,然后可以加入你的高中校队,进了大学后终于——如果够幸运的话你可能就被哪个职业队选中了。但如果打游戏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潜力,那他们可能在18岁成年之前就成为职业选手了。

电竞职业选手的训练量就决定了他们基本就不可能边上学边打职业,也就是说随着电竞行业的壮大,成为职业选手可能会赚得更多,那么他们辍学全职打游戏可能就会越来越常见。

EnVyUs战队的Hakuho选手曾经尝试过两者兼顾,他在打Challenger Series(欧美次级联赛,主要在线上比赛)的时候也在博恩特帕克大学(位于宾夕法尼亚)上学。但是今年三月的时候NA LCS的Renegades战队需要一个新辅助,他果断抓住了这次机会。

“我之前超级忙,起床之后得去上课,上完课后要打训练赛,周末还得打联赛。”Hakuho同时表示他不认为他需要在职业生涯结束前就把学位修完。“有重要比赛的时候我就会翘课,我会把英雄联盟优先级排得比课业高一些,因为我在学校做的还不错,我考试考得很好也没出过其他问题,但是想兼顾两头还是太难了,所以最后你还是做出抉择,到底要做哪个。”

pic2.jpg

 Hakuho(图中右一)在NA LCS一场比赛后同队友交谈/照片来自Riot Games

这些新生的“网络运动员”大多成名很早,但是退役也同样很早。LCS绝大多数选手在差不多25岁之前就要考虑封刀退役的事了,受到反应速度下降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这些“老将”就比不上那些“鲜肉”选手了。

所以像CLG打野选手Xmithie虽然只有25岁,但他却是整个LCS年纪最大的选手。鉴于Riot只允许17周岁以上的选手上场,职业选手能追求职业梦的时间长度几乎是已经被框死了。

从数据角度来看

虽然职业电竞选手的平均职业生涯长度和一些职业运动员也差不多,但在打职业期间他们的收入比起那他们那些”主流行业的同行“来说还是相对较少的。

2001年,夸梅·布朗成为了NBA有史以来第一位高中生状元,当时奇才队和他签了一份三年、保底收入1190万美元的合同。布朗做出把打比赛置于学业之上的决定风险就小得多,毕竟他签的合同收入摆在那里,以此也可以类推大多数的职业运动员也会是类似的情况(尽管现在NBA已经限制高中生球员加入联盟)。

布朗虽然被很多看NBA的人称为“水货状元”,但是看看他的收入,他做出打职业的决定似乎也不亏了。反观电子竞技行业,尽管职业选手的工资和联赛奖金加起来一年也能达到六位数,但距他们退役后所需的经济保障还是相差甚远。

虽然过去这些年中电子竞技行业在经济层面已经有了卓越发展,但职业选手的薪水、赞助、联赛奖金依然是不定数。举个例子,每天有2700万人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但NA LCS和EU LCS联赛却各自只有50个首发位置。虽然在此之外还有教练、工作人员、替补以及次级联赛的人员,但是能站到金字塔尖的依然只有极少数人。那些发展没这么好的电竞项目,机会则会更少。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职业电竞选手来说,退役后能找到赖以为生的职业就尤为重要了。

C9中单Jensen对此表示:“我真的不建议职业选手辍学因为这真的太冒险了,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有点奇怪,我并不知道在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要干什么,我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

28474371366_61a42b0634_b.jpg

NA LCS夏季赛一场比赛前正在做准备的Jensen/照片来自Riot Games

此路可通

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会直接住在战队基地,训练时间有时候能达到一天十小时,这种情况下,选手们基本就不可能考虑边打职业边上学了。

但对于《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一个在美国人气极高的格斗游戏)的选手来说,情况则有些不一样。他们没有联赛,只有杯赛,相应收入也要少很多,这些选手对“养老计划”的需求就更普遍了。

EVO冠军Hungrybox是这款游戏在全世界范围内最优秀的选手之一,他就在打职业的同时继续大学学业。

 他毕业于佛罗里达大学的化工专业(该专业全美排名23名),在学习期间他也在为制霸游戏的目标而奋斗。根据Melee It On Me的年度排名,他是这款游戏全世界排名第二的选手。

Hungrybox强调了如果想要成功,那么一切(即使是他钟爱的游戏)都要给学业让路。他和其他的学生面临着一样的困扰:也会做白日梦、会分心,也要苦记考试内容。

但是有时候把学业置于打比赛之上也很困难:比如说周末有很重要的比赛要打,但本来这个周末是要花在学习或者是写作业上的,这种情况下游戏与学业之间那种脆弱的平衡似乎就开始摇摇欲坠了。

但不管怎么说,Hungrybox都在四年内成功完成了学业,他甚至还表示学业对于他的职业电竞生涯也是一种激励。

pic4.jpg

七月份赢下EVO 2016的Hungrybox,他拿到了约一万四千美元的奖金

拿到毕业证之后,这名拥有丰富经验的选手在他的Twitch频道上进行了一次“毕业演讲”。演讲中有一些很有深意的内容,包括教育粉丝“如果你需要帮助,就一定要讲出来,这点非常重要”。他也对Slingshot记者声情并茂地谈到了他的朋友Jacob:“他成了我的家庭教师,我大三那年就全靠他Carry。”

在Hungrybox的演讲中,一个人在大学阶段“如果要拿到顶尖成绩需要高强度的不懈努力”,而这似乎与电竞中的不断突破分段所需的精神不谋而合。

像Hungrybox这样的人不只一个,那些很清楚有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人也确实做到了在两个领域都游刃有余。比如说反恐精英职业战队Astralis的队员Karrigan就在打职业的同时拿下了硕士学位。很多时候你都得把比赛和考试的优先级调一下。《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的职业选手ESAM曾跟Slingshot记者这样说像他们这样的人可能无法拥有”典型的大学生活体验”,但是这对于他们这种爱游戏的人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并非别无选择

以前在人们的观念里一直都觉得有个大学文凭就相当于有了成功人生的敲门砖,虽然现在的年轻一代在他们的成长阶段其实已经不太受这种观念的影响了,但跟从前一样,辍学依旧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不管你是因为去打电竞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如果Hungrybox可以只靠打游戏就能谋生的话,他也表示他并不确定他是否会继续学业。

“可能会吧”,Hungrybox表示,“我打小就被教育好好学习才能走向成功。而这款游戏……它碰巧做大了而已。”

话题再回到开头提到的Darshan选手,尽管他也了解社会对于游戏的这些看法,但是他依然保持淡定。

27003980365_82932d99a3_b-1.jpg

 Darshan(左一)和队友在五月的季中邀请赛上/照片来自Riot Games

 我想说如果你处在一个每个人都去上大学的环境中,你会感觉到压力或者是自我怀疑——为什么我不在大学里呆着呢?”他表示,我基本是不在乎这些的,选择这条路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很多人都去读大学了,这是个好选择,但并不是你非做不可的选择。

“我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即使我现在在打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可能一年后电子竞技行业就崩盘了,我也倾家荡产了,但我也能找到我所感兴趣的事情或者去做下一个我感兴趣的事情,而且能做得很成功。”

很多职业选手并不需要接受正统教育也获得了成功,电竞行业规模越来越大,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前职业选手在业内能获得的工作机会也越来越多。跟传统行业一样,退役后的选手可以利用他们在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当解说、分析师、教练或者赛事组织者。

Xpecial是英雄联盟职业赛场上资历最老的一批选手之一,刚刚随Apex战队征战完夏季赛。他表示还没想好不打职业了之后去干什么,但是他提到了去上学。

“有很多选手选择退居幕后继续为电竞工作,也有很多选手选择回归校园,” Xpecial表示。“电竞行业确实在蓬勃发展,但是(幕后工作者)可能就不太会受到公众关注了。”

对一些来说,继续留在公众视野里正是他们选择的路:他们可以拿之前积累的人气当跳板开展事业,像是当全职主播之类。高人气的万智牌主播NumotTheNummy就是以一个幻想破灭的大学毕业生的形象开始直播的,在修完人类学和社会学之后,他发现自己对这条路并不感兴趣。他是在上杂货店夜班的时候开启了主播之路,三个月后他转成了全职主播。

对那些有意向当主播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条切实可行能养活自己的路。根据之前福布斯的估计,主播们光是靠直播每年就能拿到10万美元左右,如果在加上Youtube、赞助商和观众所提供的收入,这个数字可能会跳到30万。

 施以援手

在过去这些年中,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大学开始提供电竞奖学金,这些奖学金项目会和电竞社团一起给选手减轻了压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他们的经济压力,同时给他们提供更多打游戏的时间。

暴雪的“宿舍英雄(Heroes of the Dorm)”联赛已经和ESPN联手为美国和加拿大的高校风暴英雄队伍打造高校联赛,并为冠军队伍每个成员提供75000美元助学基金。此外还有一些高校已经组建了电竞社团。

DaiJurJur是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英雄联盟校队的队长,他已经屡次拒绝了打职业的邀请,比起打职业他更偏向选择修完他的计算机科学学位同时继续为校队效力。这就是一个从高校联赛的发展中获益的学生玩家的代表。

 pic6.jpg

Adrian(左一)在一场NA LCS夏季赛赛后/照片来自Riot Games

然而,似乎在校园电竞和职业联赛中还是存在着断层,Adrian是第一个——似乎也只有他一个,完成了从校队队员到LCS职业选手的角色转变。作为从校园电竞奖学金中受益的第一人,Adrian仅仅在校队待了几个月就去打职业了,离开学校并不是什么难下的决定——

“我得到了这个机会,”他对Slingshot的记者说,“我就去了。”

Adrian表示他一旦退役还是准备继续学业,也有可能会回归校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在两个领域同时做到最好。”

退役之后

 如果问一些职业选手对于退役之后有什么打算,他们很多人都表示对他们这些在20多岁就退役的人来说,更有用的是一些可以帮助他们回归校园的项目——虽然他们对自己说的话也不是很有把握。

NFL(美国橄榄球联赛)给一些现役和退役选手提供了持续教育支持,他们和一些文理学院以及一些综合型大学联手帮助运动员完成大学学业、继续深造或者进行一些训练项目。项目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那些表示有继续学业意向的选手圆梦。同样,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也给前橄榄球职业选手提供了特别课程。

类似于这样的项目就可以更好地帮助选手转型——先引导选手一步步地回归校园,这样可以为其后挑选职业做准备。电子竞技行业还是处在婴儿期,但是有一些像这样的项目就是很棒的一步。Riot公司也已经迈出了这一步,他们已经给选手开会,教导他们如何能在保证成绩的同时给自己积累今后赖以为生的资本。

鉴于电竞行业依然需要在婴儿期慢慢摸索,还是有很多有关教育的问题尚待解决。但是就如Darshan所说,“保持正确的心态就可以了。”

“我觉得保持正确的心态就可以了,”Darshan表示,“无论做什么都要保持信心,相信你正在做的就是你应该做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