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电台X刺猬天才:牧魂人约里克

文:星吟、二狗、艾知、十三

图:网络

新英雄约里克重做之后,海牛电台也为听众带来了新一期英雄设计解读和背后的深度文化挖掘。

海牛电台谈约里克背后的文化

内容整理于海牛电台第17期

内容源自:Riot Xie、Riot Guan、荔枝电台沉默姑娘

约里克重做后称号从掘墓者变成了牧魂人。外观也有了大幅度的调整——之前约里克佝偻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古怪,是典型的西方怪物,类似弗兰肯斯坦中怪物的形象,外形改动后,他的形象向东方靠拢了。于此相匹配的是,约里克的背景故事也进行了较大的改动,不仅让约里克从一个邪恶的人,变成了一个忠厚、朴实、上进的人,而且还加入了一些东方的元素。

名起于《哈姆雷特》

英雄联盟里英雄的名字通常都说得出一番来历,约里克也不例外,这个名词出自《哈姆雷特》,是皇宫中一个弄臣小丑的名字。约里克的形象并没有在文中正面出现过,他只哈姆雷特看到掘墓者从坟墓里挖出来的骷髅。哈姆雷特问掘墓人这是什么,掘墓人回答这是约里克的头。哈姆雷特就拿着这个骷髅发表了关于生死的思辨言论:凡人的生死是多么不可避免,死亡又是多么的一视同仁。而两个掘墓人之间也有一段对话,他们讨论哪种建筑物是世界上最不朽的,讨论的结果是掘墓者所建造的建筑——他们挖掘的坟墓,是世界上最不朽的建筑。

哈姆雷特中的“掘墓”场景——来自维基百科,尤金·德拉克鲁瓦(Eugène Delacroix)1839绘制.jpg

哈姆雷特中的“掘墓”场景,尤金·德拉克鲁瓦(Eugène Delacroix)1839绘制

无论新版旧版,约里克的形象始终和生死之事有着密切的关联。老版的约里克原画中,约里克脚下的石台上刻着Mori,他自己的台词里也有一句:You will remember Yorick Mori。此处Mori是约里克的姓。约里克的铲子上面有一个花纹,上面写着YM,这是他名字的缩写。

league-of-legends-yorick-splash-hd-wallpaper-1920x1080.jpg

旧版约里克原画

铭记汝之必死

拉丁文里Mori是to die的意思。拉丁文的谚语中有一句“Memento mori”,意思是“记住(你将)死亡”。电影《死亡诗社》里,有一个给学生讲诗的老师,他很喜欢讲的一句话是“Carpe diem”,拉丁文中的把握当下的意思。“Carpe diem”和“Memento mori”有类似的含义——死亡总会来到,所以要把握当下。

古罗马有一个习俗,将军凯旋归归来时有游行,这个习俗一直保留到二战结束依然存在。著名的照片“胜利之吻”背景就是胜利游行中的一幕。

胜利之吻——来自维基百科.jpg

照片:胜利之吻

古罗马游行过程中,将军总是站在显要位置。但是为了防止将军陷入刚愎自用的状态,会在游行的过程中安排奴隶跟在将军身后,不断重复一句话:小心地照看你自己,记得你终究只是一个凡人,你终究是会死的。《冰与火之歌》里无面者也常说一句话:凡人皆有一死。

因而“Memento mori”这句话可以翻译成:铭记汝之必死。

哲学对生死的探索

这句话对后世有很多影响。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便是受影响的人之一。柏拉图记录下苏格拉底的言行,汇成了《对话录》。《对话录》斐多篇里有一段话:正经的哲学实践只是关于死和处于死的状态的学问,并无其他。苏格拉底相信人有灵魂,生和死只是人两种不同的存在状态而已。

除了柏拉图,其他古希腊哲学家也对生死有过探讨,古希腊的斯多葛学派,观点和约里克的某些理念有相似之处。斯多葛学派的认为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们觉得人的一生是短暂的,在现世的存在中为了获得幸福必须追求道德,因此排斥享乐,提倡苦修。约里克的设计也借用了斯多葛学派的这个观点。约里克后背的石头是他苦修的象征,斯多葛这个词词根是“stoa”,现在英语里以为廊柱,从这个角度来说,约里克背上的石头是他的负担,也表示了他和斯多葛学派的内在联系。苦修者的理念也是来自“铭记汝之必死”的理念。

虚空作画

这一理念还对绘画产生了影响,十六十七世纪欧洲西北部弗兰德斯地区出现的画派,英语是Vanitas,中文是“虚空派”。虚空派的画作里骷髅是必然出现的,还有腐烂的水果,气泡(象征生命的突然和短暂),烟雾,钟表,沙漏(代表时间的流逝)。这都表现了生命的易逝。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元素是乐器:音乐是短暂的,美好的,但这种美好是一个幻觉。在古希腊的酒神的崇拜中,音乐会在集会中出现。乐器代表着对人世短暂的一种狂欢化的沉溺。不去理会死亡的不可预测,仅享受过程。这是在已知死亡是必定结局时产生的思维倾向。

虚空派画作——来自维基百科Pier Francesco Cittadini from 17th century school.jpg

虚空派画作,Pier Francesco Cittadini from 17th century school

福光岛最后的荣光

回到约里克的故事,暮光兄弟会——一个类似殡仪馆的组织负责丧葬和殡仪,带有宗教色彩的丧葬行为寄托了对现世的留恋和对死亡世界的恐惧。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和亡魂取得沟通,而约里克直接有看见鬼魂的能力,这让暮光兄弟会的仪式看起来格外幼稚,因此暮光兄弟会的僧侣嫉妒约里克能看到鬼魂的能力。

约里克的存在是鬼魂的证明。他背后的黑雾便是掠夺生命的亡魂,黑雾一直想把约里克带走,但是约里克靠着胸前的药水苟活于世。约里克原本是一个僧侣,和他同样是僧侣的人们在黑雾的唆使下,感到药水是他们痛苦的源泉,于是就把药水取下,并因此而死亡。黑雾也引诱约里克取下药水加入他们,但是约里克凭借坚强的意志留住水瓶,幸存下来。而这瓶水不是普通的水,是福光岛最后的遗产。在福光岛变成暗影岛前,岛上有永恒之水,破败之王希望用永恒之水复活他的王后,但是王后的遗体反而污染了泉水。永恒之水被污染后,福光岛成了暗影岛。而约里克脖子中的药水,就是仅剩的永恒之水。

讲完约里克关于生死的文化背景,令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约里克的故事里通篇都没有提到迷雾室女是谁。不过也许会在以后的故事中出现——暗影岛的故事在逐渐的重写中,也许会有新的故事来解释迷雾室女。

现在的约里克是一个在邪恶的海岛上孜孜不倦地超度亡魂,希望恢复暗影岛往日荣光的可怜人。

编辑有话说

每期海牛电台开始之前有一句话:“一起聊些有的没的,让大家茶余饭后多点谈资,多点探索,这里是海牛电台。”秉承大众参与的原则,PentaQ的工作人员也就牧魂人的改版,谈了谈自己的见解。

丹尼二狗:食尸鬼与迷雾

从“小狗”到“异形”

旧版本约里克的所有小技能全部与“食尸鬼”有关,当然,这也是他为什么从头至尾都是冷门英雄的原因——在游戏中,这些技能的定位有些不够明确。

“食尸鬼”,阿拉伯传说中的怪物 ,一种住在沙漠中的能变化成动物的变身恶魔。他们会劫掠坟墓,以死者尸体的血肉或者是幼儿为食,亦会将旅人诱至沙漠荒地中杀害并吞噬。作为欧美鬼怪文化中最为人所知的怪物,“食尸鬼”在各种游戏中出现,并且,一般情况下是作为杂兵登场。

2.jpg

WAR3中的兵种:食尸鬼,又被人广泛称作“小狗”

3.jpg

《猎魔人3》中的怪物:食尸鬼,更写实,也更让人作呕

有这些作参照,会发现原版约里克的召唤生物与上述食尸鬼的造型基本相符,而且甚至更加卡通化和可爱一些。

新版本的约里克依旧保留了召唤生物,但名字从“食尸鬼”变为“迷雾行者”——一种原创的、结合了多种元素的新怪物,英文名“Mist Walkers”。

4.jpg

单看“迷雾行者”的跑动姿势,可以发现和食尸鬼大致相同——四脚着地,匍匐、跳跃着前进。唯一不同之处也许是“迷雾行者”的四肢比例严重不平衡——和“双手”相比,那对“小脚”简直太过袖珍了一些。

但在头部的构造上,“迷雾行者”和“食尸鬼”完全不同——他没有脸。或者说,除了一张硕大的巨口之外,“迷雾行者”的脸上没有其他器官:鼻子、耳朵、眼睛,全都没有。

6.jpg

关于这一点,美工设计师LoneWingy如此解释道:“详细地说,迷雾行者们诞生于扭曲丛林里的怨气中,已经不能归类为生物了。它们基本上等同于行尸走肉,无差别攻击它们看见的 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在游戏里,约里克不能完全的控制迷雾行者们。简单地说,如果设计了太多的元素,反而让迷雾行者太像山寨版的小兵了。”

5.jpg

新版约里克的E技能“哀伤之雾”可以指定“迷雾行者”的攻击目标

而如果将眼光投向其他的游戏或电影,则也能够找到类似的设计,比如说,经典的荧幕怪物——异形。

7.jpg

在故事里,异形是为了生存而存在的可怖怪兽,坚固的表皮可以适应各种高温或缺氧环境,而锐利的牙齿则用来杀死一切可能威胁自己生命的活物。而从设计的角度看,血盆大口象征着贪婪和无尽的食欲;尖牙利齿勾勒出怪物本身的危险和强大;而眼、耳、鼻的缺失则营造出更深层次的恐怖感——这种生物和人并不同类。

当然,这些理念在“迷雾行者”身上同样适用。

另一种和“迷雾行者”类似的怪物来自游戏领域——《生化危机》系列中大名鼎鼎、人称“舔爷”的怪物,舔食者。

8.jpg

很明显,“舔食者”的下半身也参考了传统意义上“食尸鬼”的造型。而头部和“迷雾行者”类似,仅有巨口和尖牙。在官方设定中,“舔食者”的视力完全退化,通过灵敏的听觉侦察敌人。和“迷雾行者”不同,“舔食者”大脑和肌肉裸露在外,也并无表皮一说。

对“迷雾行者”造型的有趣猜想还可以有很多。比如来源于一些深海鱼类:因为终日处于黑暗之中所以并不需要视觉,只需要嘴来进食。但不论如何,新版本约里克的召唤生物和旧版本卡通化“食尸鬼”相比,要可怕和有特点的多。

迷雾

造型、召唤生物、故事背景……在一系列改变之外,设计师们还给新版约里克赋予了新的元素——迷雾。除了召唤生物“迷雾行者”之外,E技能“哀伤之雾”和大招的召唤生物“迷雾室女”均与迷雾有关。

9.jpg

而W技能“暗灵缠身”对迷雾的设定更为传神:在W的控制圈内,虽然敌方英雄无法通过,但约里克本身以及友方英雄却能出入自如。尽管我们并不知道约里克在释放“暗灵缠身”时究竟放出的是什么东西,但不妨把它想象成一阵只对敌人生效的神秘雾气。

10.jpg

《哈利波特》电影中的摄魂怪,萦绕着的雾气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结合“迷雾行者”的造型和“迷雾”的设定,我们想到了魔幻电影《哈利波特》中的摄魂怪。这种近乎没有形体、鬼魂一般的怪物总是伴随着浓雾、霜冻一起出现,没有五官,唯一的嘴部被一个黑洞替代,摄魂怪们就用这黑洞吸走人们心中的快乐。当然,也许摄魂怪的形态更接近于约里克R技能的召唤物——迷雾室女。

11.jpg

“室女”是旧时对“未结婚女子”的称呼。而约里克R技能召唤出的“迷雾室女”则是一大团黑色的、有实体的怪物。仔细观察会发现,“迷雾室女”共有四只手臂,两只自然垂下,两只交叉于脖颈——对了,她还有一颗绿色的头颅。

在“迷雾室女”周围死去的敌人会立刻变为“迷雾行者”,而随着R技能等级增加,“迷雾室女”在出场时就会带上几只“迷雾行者”,在牧魂人的召唤物大军里,“迷雾室女”扮演着女王的角色。

然而,关于“迷雾室女是谁”的信息,官方却并没有给出一星半点。结合R技能名“海屿悼词”以及暗影岛的地理位置,也许可以大胆猜测:是一位从暗影岛上坠海的女性之不屈亡魂?

艾知:迷雾室女,隐藏在迷雾中的死神

牧魂人约里克的大招叫做“海屿悼词”,施放效果是释放出一个召唤单位“迷雾室女”,对敌方目标造成伤害。这个“迷雾室女”在我看来,是古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中死神形象的结合。

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叫做“冥王掠妻记”,讲的是冥王哈迪斯爱上了大地之母的女儿Kore,求亲不成硬抢的故事,大地之母悲伤不已,导致大地之上寸草不生,生灵涂炭,后来经过宇宙之神宙斯的调解,冥王答应让Kore回到人间,但是又骗她吃下冥界的四颗石榴子,使她一年中必须有二分之一(也有三分之一一说)的时间留在冥界,剩下的时间才可以在人间陪伴母亲,这也就是黄道十二宫中,室女宫的故事。

FredericLeighton-TheReturnofPerspephone(1891).jpg

Kore回到人间, Frederic Leighton 

室女宫Virgo,或有翻译为处女宫。太阳驻留在室女宫的时间为 8月24日至9月23日,这个星座被古希腊人称为Παρθένος,其星座符号 “♍”就是从Παρθένος的前三个字母Παρ简写而来,在日本,又把Virgo称为“乙女”,所以室女宫又叫“乙女宫,”虽然地域不同,语言不同,但是对这个星宫的理解几乎都是“贞节之女”的意思。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室女座的意思非常统一,但是这个星宫的原型:女神Kore的形象却非常复杂。

Kore在成为了冥后之后,改名为珀尔塞福涅Persephone,这在拉丁语的意思是【诛杀一切者】,这位女神的形象不仅远不如这段故事中所描述的那样楚楚可怜,而且具有复杂的多面性,她在人间时是代表成熟和丰收的女神,但是到了冥界却是位冷酷的女王,奥德修斯到了地府甚至不敢直呼她的名字,可见她作为冥后的威仪。同时,她在希腊神话中还是“造人者”的身份,而她造人的故事类似于中国的女娃造人,根据罗马时代的神话学家希吉努斯的著述:冥后珀尔塞福涅(农业女神德墨忒尔Demeter的女儿)在过一条河时发现了一些粘土,她于是用这些粘土塑造了人的形象,所以说,这就解释了“迷雾室女”的能力里为什么可以把死去的小兵变作“迷雾行者”的能力。

但是冥后泊尔塞福涅这样一个形象,还是无法解释这个大招的名字为什么叫做“海屿悼词”,以及在召唤单位里反复出现的“迷雾”这一意象了,这时,我们需要从源于斯堪的纳维亚的北欧神话中去寻找了。

北欧神话与希腊神话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更强调“万物皆有尽时”,宇宙有开创之时,也就有毁灭之时,神族与巨人族冲突不断,最后决一死战的时候,便开启了北欧神话中最宏伟的篇章——诸神的黄昏:可怕的寒冬降临,世界之树顶上,“诸神国度”的金冠鸡不断长鸣报警,它已叫得声嘶力竭,红焰雄鸡从“死人国度”底层以尖锐的啼声回应着,命运三女神的纺锤纺到了尽头,她们脸罩薄纱,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身体一半肉色一半蓝色的“死人之国”冥国女王海拉(Hel)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霜巨人的军队向“诸神国度”开来。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死神的形象:海拉,正如上文所说,这是一位不详之神,她是邪神洛基与女巨人安尔伯达(Angerboda)所生的三名儿女中最小的女儿,在三兄妹中,海拉尽管长成人形,但是她的脸一边如神一般温和美丽,而另一边是恶鬼般腐烂狰狞,从腰部以上看,她是个正常而健康的女人,而腰部以下却腐烂发黑。海拉被奥丁流放到死人之国——尼伯龙根(起源于古代北欧的Nilfheim,意为“死人之国”或“雾之国”)。她最后的结局是在诸神的黄昏中,被大火烧死。

Hermod_before_Hela.jpg

Hermod before Hela" (1909) by John Charles Dollman.

在这个故事中,死神海拉所在的冥界尼伯龙根就是一个大雾弥漫的地方,在传统的维京人看来,迷雾是恐怖的象征,这可能是由于斯堪的纳维亚群岛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冬季漫长而寒冷,而且冬季受来自海洋的(西风) 暖湿气流影响,且沿岸有(北大西洋)暖流流经,水汽充足,陆地温度较低,水汽易凝结成雾,而在生产力不太发达的年代,人们的视力受限,加上岛上有雪原狼之类的野兽同样也隐藏在迷雾中,所以“雾气弥漫的地方”,就变成了冥界,而约里克的大招“海屿悼词”,自然也就是描述冥国女王海拉(Hel)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霜巨人的军队向“诸神国度”开来的情景了。

在北欧传说中,海拉还有两个奴仆,男仆名为“迟缓”(Ganglati),女仆名为“怠惰”(Ganglot),这似乎是游戏中“迷雾行者”的另一个层面的原型,因为在传说中,这两个奴仆走动得极其缓慢,以至于没人能看出他们在朝哪个方向移动,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召唤师无法控制“迷雾行者”的攻击对象。

星吟:约里克和他所“支配”的鬼魂

迷雾室女的背景如何并没有介绍。但是迷雾室女和约里克之间是有交流的,通过他们的交流也许能找到一点线索。

迷雾室女有这样的台词:“扯掉你的链子,约里克。”而约里克的对应回答是:“不能如此。”之前海牛电台中提到,约里克靠瓶中的药水苟活于世,而这位迷雾室女却劝他扯掉药水,其目的和身份昭然若揭,联系约里克召唤出来的食尸鬼都来自于他背后的黑雾,可以知道迷雾室女跟这些食尸鬼恐怕是同源而生,且有着相同的目的——吞噬一切活物。

这位迷雾室女是否有更特殊的来历目前任未可知,但是她和约里克并非同一战线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旧版中约里克和他的食尸鬼们是同一战线的,但是新版中约里克和他背后的黑雾有着复杂的关系,那些黑雾里是已死之人的灵魂。这些灵魂围绕在约里克身边,唆使着他取下药水瓶加入他们——或者说取下药水瓶乖乖等死,跟他们一起成为亡魂。可见这些亡魂对约里克并非是善意的。

Yorick_UndertakerSkin.jpg

约里克有和亡魂沟通的能力,因此虽然这些亡魂对他并不友善,但是他们既然在一起了,有时就必须共同解决问题。亡魂不仅是尝试杀死约里克的威胁,也是他的武器。这是一种共生的状态。其中有相互的利用,也有相互的打击。

这种复杂的关系似乎体现了拳头最近格外在乎“沟通”这关键词。英雄联盟早起的游戏中,英雄都是单兵作战,召唤物显得没有自己的主见和思路,双生的英雄没有内在沟通——瑟庄妮会叫他的猪发起冲锋,但是猪并不会回应,努努说话后雪人倒是会哼哼两声,但也仅此而已。

而最近设计和改动的英雄则越来越体现了英雄本身内在的“沟通”。比如一体双生的千珏,狼和羊会相互对话。克烈的坐骑斯嘎尔会在血条被打完就会放弃主人独自逃生。就连安妮的熊现在都知道优先攻击击杀安妮的敌方英雄——召唤物和主人之间的感情纽带终于在实处体现了出来。而约里克和召唤物的沟通则更为复杂,明明可以说是敌人,却又不得不并肩作战。也许以后拳头会在这方面更加下功夫,来让英雄和英雄之间的关系更丰满,从而使整个英雄联盟的故事更有血有肉。

讲到沟通,拳头最近设计和重做的英雄基本上都是话唠。以前设计出的英雄台词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句,而近期的英雄中,台词越来越多,让英雄的性格更加鲜明。克烈更是将“喋喋不休”这个词彻底贯彻落实,在有坐骑和没坐骑时竟然各有一套语言。约里克的台词也不少,除了行动,攻击时的音效外,约里克还会和迷雾室女交谈。除此之外,面对不同的英雄,约里克会有不同的嘲讽音效,比起以前一招鲜吃遍天的单句嘲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其实更能凸显英雄的性格,并且明确彼此之间的关系——这其中也会暗藏一些故事线。

另外在约里克买到不同的装备时,也会有不同的音效。尤其是破败王者之刃这把充满故事的装备——毕竟暗影岛之所以变成暗影岛,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破败王。当约里克购买破败王者之刃时,不仅他本人有话说,连迷雾室女都要出来发言。

Shadow_Isles_landscape_2.jpg

迷雾室女和约里克对破败王的看法不同,破败王让黑雾笼罩暗影岛,与黑雾同源的迷雾室女自然相当崇拜这个解放了他们的人,因此她说:“这是一把王者之刃。”而约里克则反击说:“这是一把傻瓜用的剑。”不过话说回来,按照约里克在游戏中的定位,破败王者之刃真的会是他的推荐出装吗?也许这里还包含着一语双关:不仅约里克认为破败王是个傻瓜,而且他若是买了这个装备,自己也就变成了一个傻瓜。

回头再说沟通的话题,从之前仅几句话的英雄台词,到现在购买特定装备都有特殊英雄,拳头现在的重做已经不仅限于游戏的平衡性和玩法,而是同时在丰满整个游戏和其背景故事。这也让我很期待这个游戏,以及符文之地的未来。

十三:职业赛场与“脑洞中”的约里克

谈起约里克,能想到的事情不多,这个英雄在已经冷门到大家都快要忘记前得到重做。在重做前,Riot也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去维护这个角色——在五杀摇滚乐队这套系列皮肤之后,约里克没有再更新过一款皮肤。

职业赛场上,约里克曾在2013年短暂闪耀在LPL的舞台。在对阵皇族的比赛中,OMG初代打野选手Lovelin曾用其过野,在打野道具还并非打野必备的出门道具的版本,主Q多兰剑出门的约里克技能回血能力拔群,召唤出的小鬼能够分摊伤害,使得约里克可以完成低耗打野。更为关键的是,在老皇族Tabe安妮辅助,Whtie中单鱼人这样的高爆发组合面前,约里克的大招可以让己方的C位有更高的容错率。这也是Lovelin祭出这一英雄的原因——安妮的强开和小鱼人的爆发之后,只要掘墓的大招能够挂到C位身上,OMG就能有反开团的能力。

除此之外,这一思路也曾在2015年EU LCS春季赛UOL和fnatic的比赛中出现过,Uol上单选手Vizicsacsi祭出掘墓上单,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家的中单蛇女能够在团战中打出足量的伤害。

但显然,约里克这种控制和输出能力一般、贴人能力也不够出色的坦克角色,在职业赛场上的处境仍然略显尴尬,大招的特殊性会让这个角色在某些场景登场,但这种“仅仅是延长输出时间的回光返照式的技能”显然只能存在于非常有限的BP环境中。

职业赛场外,东方文化中,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真实的职业去对应约里克这个角色,改版之后的约里克就如Riot Xie大师所说,是一个职业的丧葬人士,而非大家想象中的一个掘人老墓的盗墓贼。

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多次将在丧葬行业就业,具体的职位是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的学长召回到教室。学长高考成绩不好,班主任召回此君的意图是告诉我们:“不好好学习就和他一样去给死人化妆。”

但现实情况是,学长总是颇为不好意思的走向讲台,讲起他在殡仪馆给“客户”化妆的经历,向我们灌输职业不分贵贱的社会核心价值观。同时这也让作为学弟学妹的我们第一次了解到丧葬行业中的职业细分,以及中国普通丧葬中的复杂流程,掘墓恐怕只是流程中最为简单甚至可以忽略的一部分。 

由此可见,约里克想要在现实社会安身立命,所涉及到的业务范围不能仅仅局限在掘墓这件事上,还需要补齐产业上、下游多方面的能力。

综上,约里克在中国社会中的形象不禁鲜明了起来:

图片1.jp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