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欧美赛区韩援盘点:有梦想、在哪里完成都一样

文:DuDu

图:网络

“韩援”可以说是英雄联盟电竞领域的一个特殊现象。韩国作为电竞大国,在外援的输送方面也是一骑绝尘。

韩国仅有5000万左右人口,但韩服光是排位赛玩家的数量就高达320万——就算扣掉那些慕名来到韩服练习的海外玩家,这仍旧是一个极高的数字。相比之下,美服仅有182万排位玩家,西欧服务器虽然有296万(以上数据均来自op.gg),但同时也要考虑到欧洲西部有4亿左右的人口,因此英雄联盟在韩国的群众基础实在是高得有点吓人。

无数的普通玩家经过韩服排位赛的锤炼而变成首屈一指的高手,而这些高手又通过韩国的职业体系被打造成优秀的职业选手,可想而知,庞大的玩家基数、有限的队伍名额,导致韩国国内队伍与队伍之间、选手与选手之间的竞争是何等激烈。因此有的韩国选手甚至跳过了在韩国联赛登场这一步,直接以“路人王”的身份被海外的职业战队选走,以现三星中单Crown为例,这名选手出道是在巴西的Team 58ers,在海外打了将近一年左右,才回国加入了SamSung Galaxy;现SKT打野Blank的职业生涯同样始于海外联赛,他的起点是LSPL的EPC战队。在去年声名大噪的Huni,则是在练习生阶段就被Fnatic挑走,刚满17周岁没多久就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

在韩国国内遭遇的逆境,海外联赛的优秀待遇,对海外生活环境的向往,诸多因素导致了韩国选手选择背井离乡,在世界各地的联赛中征战。他们之中有职业生涯撞上转折点的老将,如前SKT T1的选手Piglet和Impact,都曾是各自位置上风头一时无两的名将;也有曾经失意但在海外焕发了第二春的选手,如Reignover和Ryu,眼下都是各自赛区的王牌选手;也有的选手习惯了“在外漂泊”,如现效力于VIT战队的Police,就在LSPL、NA CS、EU LCS三个不同的海外赛区打过比赛,像是今年回到韩国的Emperor,也曾在巴西、北美、欧洲三地打了将近两年的比赛。

相对于LPL的韩援来说,欧美赛区的韩援选手可能没有那么的“星光熠熠”,但远渡重洋、克服语言生活各种困难去追求梦想无疑需要更大的勇气。这其中每个人的历程都不尽相同,其间辛酸或许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本届世界赛上,欧美两个赛区一共会有Huhi、Impact、Trick 、Expect和Ryu五名韩援登场(按夏季赛首发阵容为准),或许在他们的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群体中其他人的影子。


 “辗转三国的男孩”CLG Huhi

对于大部分国内玩家来说,“Huhi”这个ID是今年季中赛时才开始为人所知晓的——这个ID还常常被国内的玩家和“Huni”搞混。在MSI上,Huhi的一手龙王和沙皇都给观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其实Huhi可以算得上是最早到达欧美的韩援之一,S4结束后就开始了在北美的征程,但他的外援之路可以说是波折颇多。

看过Huhi在国外采访的人一定会被他的英文水准震惊,Huhi其实是出生在法国的韩裔,在国外生活了几年后又回到了祖国。 S4夏季赛时19岁的Huhi正式开始职业生涯,在那一年的韩国联赛中,他所在的Bigfile Miracle战队,在常规赛中与三星白、SKT T1S以及CJ Frost这三支豪门强队分在了一组,常规赛0胜6负直接出局。可以说,Huhi的职业生涯,一开始就是Hard Mode模式。

S4夏季赛结束后,Huhi所在的战队保级失败,队伍草草解散,其中打野位的Beast来到了LPL,加入了Snake eSports,帮助升班马Snake成为LPL的超级黑马;ADC位的Core(即Core JJ,现三星辅助),来到了北美,加入了Team Dignitas,随后直接跟着队伍飞到了科隆,参加了IEM9的比赛。

Huhi在海外联赛相对来说就没那么高的起点了,他加入了北美的Team Fusion战队,随队征战了2015NA CS(次级联赛)春季赛后,在最后的升降赛中碰上了Core JJ所在的Dignitas,但是2-3输给了对手,失去了晋级NA LCS夏季赛的机会,队伍随之解散。2015夏季赛伊始,Huhi正式加入CLG,和Pobelter一同担任首发中单,但在夏季赛中Pobelter的状态异常出色,Huhi并未获得上场机会。在CLG夺得夏季赛冠军后,他们获得了晋级世界赛的资格。Huhi的机会再度到来,由于CLG的菲律宾籍打野Xmithie的签证无法通过,CLG作出了让Huhi顶上打野位的打算——Huhi也在这段时间在韩服狂练打野,但最后由于大量组织和机构的协助,Xmithie签证问题顺利解决,Huhi在全球总决赛上也没获得露脸的机会。

1.jpg

也就是说,在Huhi加入CLG后到S5赛季结束的这段时间内,他其实是没有真正上过场打比赛的,这样一来当CLG在十月份世界赛结束后突然宣布由Huhi代替夏季赛表现出色的Pobelter成为首发中单时,人们对他产生质疑也就不足为奇了。其时CLG正在经历着大变动——陪伴了队伍走过了四年的adc大师兄离队,外界对新人Stixxay加上“替补”了半年的Huhi组成的双C阵容都持观望态度。Huhi自己对自己和Pobelter的区别是这样阐述的:“Pobelter个人技术更好,我则更擅长(在游戏里)和队友沟通。”

S6春季赛到季中赛这一阶段是Huhi为自己正名的时期,换血后的CLG一路冲到常规赛第二,最终在决赛中以3:2拿下TSM获得参加季中赛的机会,季中赛CLG的出色表现让全世界对北美赛区有了新的认识,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Huhi作为一名选手,到底给这支队伍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是Huhi促成了CLG在S6赛季的胜利,他比较喜欢玩一些高风险的英雄,这些英雄可能输出不高,但是对其他线威胁更大,也可以很好地吸引敌方注意力,这样就可以给Stixxay创造更好的输出条件,同时Huhi爱游走的习惯和队内野辅爱打小规模团战的特质更为契合。”Gamurs的分析师曾这样写道。其实除了打法外,Huhi的崛起也和他本人的性格不无关联,幼时在国外的经历不仅让他锻炼出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还塑造了他乐观向上易于交谈的性格,这种经历可以说是欧美韩援中的一个特例,队友Aphromoo也评价他“Huhi性格非常好,很配合队友指挥,该上就上,我们也很信任他。”

2.jpg

夏季赛CLG的战绩相比春季赛有些不尽如人意,在8月22日与TSM的半决赛中,Huhi拿出了好久未见的龙王,但官方判定龙王存在Bug从而判定重赛,最终CLG以3-0负于TSM结束了夏季赛征程,但最终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进入了世界赛,不知Huhi这个辗转于三国之间的男孩在本次世界赛上会有怎样的发挥,他是否能做到CLG在季中赛时所说的那句“Respect all, fear none.”,让我们拭目以待。


“宝刀未老”C9 Impact

“我现在状态比以前在SKT时更好,所以如果你们叫我C9 Impact是再好不过的,世界赛上最想与之交手的韩国队伍是SKT”。

9月6日NA LCS最后一场世界赛预选赛上,C9以3-1拿下Immortals,续写了自己自建队以来每年都参加世界赛的历史,人们在回忆去年C9一穿三壮举的同时,表现出色的韩援上单Impact也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野中,赛后Impact自信满满地说出了上面这番话,这时人们才发现这位曾经的世界冠军可以说是宝刀未老并且锋芒更甚。

2012年17岁的Impact开始了在OGN的征程,在一支不甚出名的队伍征战半年后Impact于2013年2月加入了刚刚组建的SK Telecom T1 2(即后来的SKT T1),在这支队伍经历了S3夺冠的荣耀和S4的低谷后,Impact选择了离开。

3.jpg

Impact决定离开SKT的消息传出时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会去哪个赛区,reddit网友对于韩援的去向有一种打趣的说法:“为了钱的就去LPL,想进世界赛的就去欧美”,而Impact本人在2015年韩媒的一次采访表示“世界赛来美国时就觉得这里的生活很棒。虽然也有想学英语的原因,但并不是最大的原因,毕竟在韩国也不太用英语。跟SKT的合同到期以后其实有点犹豫,欧洲和中国的队伍都差不多满员,而我还在纠结的时候现在的队伍有了空位,所以就来了”。

2014年末时正是Team Impulse(由LMQ改组而来)向Impact抛出了橄榄枝,S5赛季这支队伍表现不俗,Impact和Rush这对韩国上野组合是当时TIP重要的Carry点。但常规赛后半段Xiaoweixiao因代练遭到禁赛,临时遭遇人员调整的TIP在最后的预选赛遇到了一穿三的C9,遗憾无缘世界赛。随后Rush便加入了C9,Impact则加入了配置豪华的新军NRG,春季赛这支队伍止步季后赛首轮之后Impact选择离队,夏季赛伊始,Impact也跟随Rush的步伐来到了C9,没想到这支曾将他无情挡在世界赛门外的队伍才是他的真命天子。

4.jpg

“在C9 Impact终于得以发挥他以团队为优先的特质,这个队伍的野辅(这时的打野是Meteos)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承担起开团的任务,Impact终于不用一个人扛起全队的担子了,这样一来他对队伍的贡献可能就没那么明显了,但却无损他的价值。”the score记者Magic在C9对阵IMT的半决赛前曾撰文分析过双方上单Impact与Huni,结论是Impact是一个更加偏团队的上单,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在最后一场预选赛上同样是这两个人对线,Impact屡次单杀他这位以线上激进凶狠而著称的同胞,而赛后采访问及他在世界赛前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时,只得到了轻描淡写却又信心十足的一句“top die”,这位饱经风霜的前世界冠军已经阔别了世界赛两年,不知今年秋天我们是否能迎来一个更好的“C9 Impact”。

 

欧洲黑马G2 Trick&Expect

今年欧洲最引人注目的队伍应该就是两冠王G2了,而队中除了以性格乐观向上而闻名的中单选手Perkz之外,还有两个人我们也不能忽视,那就是队伍中的两位韩援选手——Trick与Expect。

Trick在CJ Entus时期曾是安掌门的替补,当时的CJ Entus成绩还处于联赛中上游,但Trick始终没有得到多少上场机会,他选择了离开。“一年前收到了3、4个队伍的邀约,去youtube找每支队伍的比赛视频仔细研究、勘察过选手们的单排战绩,最后选择了G2。刚加入G2时最先努力解决的是语言问题,用翻译机跟队友们交流、学习游戏用语,也通过活用表情包来学习语言。”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G2作为升班马,迅速统治了今年的EU LCS联赛,Trick还获得了春季赛的MVP,他本人也表示已经决定未来一年继续留在G2——“如果是跟这些人继续做队友的话,明年我们大概也是可以去冲击S7冠军的”。

5.jpg

MSI期间G2的“韩援内讧”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果然,在MSI之后,G2下路组合Emperor和Hybrid离开队伍,换来了OG的下路组合Zven和Mithy。韩国ADC Emperor离开后,G2就多出了一个韩援名额。当时OGN的英文解说MonteCristo就表示,G2已经有了欧洲顶尖的下路组合,他们可以再招一名韩国上单来补强他们的上路。

果不其然,在夏季赛开始三周后,G2就开始试图培养韩国上单选手Expect,G2队中老将Kikis则直接表示不愿与人进行轮换而离开了G2。有趣的是Expect这名选手也曾在LSPL的战队效力,也是一名“从一个赛区的外援又变成另一个赛区的外援”的选手。G2的ad Zven表示:“Expect的(英文)理解不错,但是说得不是那么好,但他一直在进步,我想几周后他就可以达到和Kikis同等的水平或者更强了。”

6.jpg

本次世界赛G2即将以欧洲一号种子的身份出征,Trick对此也是信心满满——“我比Bengi和Blank都强”。那么欧洲赛区是否能在世界赛上扳回一城洗刷季中赛的耻辱,这两位韩援的表现也是至关重要。

 

“别样精彩”Ryu

在英雄联盟的世界中,有很多对可以称之为“宿敌”的选手,但很少有像Faker和Ryu这样一方的成就是建立在另一方的耻辱上的。今年已经是Ryu来到欧洲的第二个赛季,也是他带领H2K第二次征战世界赛,但是一说起Ryu这个选手,似乎绝大多数人脑海中还是会立刻浮现出两个劫的身影。

7.jpg

Ryu本人曾经说过,他是踩在很多自称为最强中单的前辈的尸体上走过来的,而很不幸的是,在Faker崛起的道路上,似乎他也是那些尸体之一。S3赛季的KTB在OGN风头正劲,Ryu也与当时的Ambition并称韩国两大顶尖中单。但是最后却败在刚刚崛起的SKT手下无缘世界赛,S4夏季赛的KTB更是连季后赛的门儿都没摸着,这种情境下成员的出走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在欧洲两个队伍摸索了几个月后,Ryu显得有些迷茫,这时刚好H2K打进EU LCS联赛,队伍中单Febiven被Fnatic挖走,Ryu便顺势加入H2K,以这里作为自己新的起点。

S5赛季的H2K顺风顺水,一路高歌以欧洲二号种子的身份晋级了世界赛,Ryu本人也在赛前半开玩笑地说“能杀Faker一次就好。”命运的巧合让H2K和SKT分在了一个小组中,但本来以为能和Faker打两场的Ryu也因为SKT有一场临时换上了Easyhoon而只和Faker有了一次平平淡淡的交手,最终H2K未能出线,但就像教练Prolly所说的:“S5世界赛给了Ryu很大的动力。”

8.jpg

今年的H2K再次以欧洲二号种子的身份进军世界赛,很多人又开始期待Faker与Ryu的交手,但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Ryu这两年间的成长——教练Prolly和Ryu就像朋友间的关系,在赛场BP时会尊重他的意见;H2K的队友会认为他的指挥是队伍胜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队伍粉丝也开始期待Ryu的例行骚话——他们给Ryu的骚话起了个栏目名称“Ryu of the day”。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会止步不前,Ryu的名字也不是只在和Faker联系到一起的时候才有意义。如今Ryu的昔日队友Kakao在LPL已经难觅其踪,而Ryu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已经带着一支队伍连续两年杀进世界赛,他曾经的难兄难弟安掌门今年也即将跟着三星回归,就算Faker曾经是这些人的心结,他们在打开这个心结的过程中也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其实欧美韩援不仅包括选手,也包括像前EDG教练、现C9教练Reapered这样的教练和工作人员群体,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将来会何去何从,或许会像刚刚在预选赛中落败的IMT选手Huni一样在历练过一番后会觉得“还是家里好”,会更偏向接受LCK战队的邀约;也或许会继续在一支又一支的欧美队伍中辗转;又或许会在心灰意冷中选择悄无声息地退役。但无论如何,对于这些人来说,既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么有一点想必是已经确定的,那就是——只要有梦想,那么无论在哪里完成,都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