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长毛专栏:“世界赛看到现在,已经没什么好让我们放心的了”

口述:解说长毛   

整理:PentaQ·巴渣嘿殿

配图:一村


“明天提早3小时开始,今天要简短一些,”长毛说“刚回酒店卸了妆,我们开始吧。”

“今天又累出新花样了么?”他突然变这么果断我好不习惯,按惯例得让长毛先喊几嗓子累,我也好装作挺珍惜合作伙伴的健康的样子。

“哎呀好累啊好累啊!”长毛顺杆往上爬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反而没有过去五天感觉身体那么不行——可能我渐渐习惯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老实说今天状态比前几天好,开始吧!”

EDG出线之日,H2K复苏之时,长毛叔叔夜谈心专栏开始啦。

“今天C组最后打出的这个格局你怎么看?”我问。

——PentaQ丶巴渣嘿殿


今天EDG的出线有点惊险,而且输掉了加赛,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取得八强——这确实不是一个大家会很满意的结果:在世界赛前EDG在LPL夏季赛16连胜,强无敌这种感觉,的确和现在的表现有点对不上来,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失望。

但我觉得这还好吧?第一,是世界赛这样的大赛的确强度挺高的,过去的比赛已经一再证明了世界赛没有“必输”或者“必赢”:大家都很强,对于这十六支来到世界舞台的队伍都很强这一点,现在我们应该是达成一个共识——顶多对G2有点意见。

最终的C组出线结果很合理,也符合C组各个队表现出的实力,并没有特别让人感觉哪一支队伍表现很好但却最终没有出线的“非常遗憾”感觉。虽然H2K的突然爆发让人感觉到意外,但岳伦也很好地证明了自己,今天的每一场比赛他的表现都算不错。而对于H2K来说,他们上周在对线期表现就非常优秀,这一周修正了“后期失智”的问题后,因此而来的战果是令人惊喜的,但并非完全无法预料。

256517_副本.jpg

赛车游戏里有一个叫做“后方加速”的机制,指 “处于后方的车辆通常都会获得系统机制上面一定百分比的加速效果”,这样是为了让游戏中的追赶和超车变得比较容易,否则比赛就会变得比较不刺激。这是开个玩笑,在现实的竞技体育里,传统项目不会在游戏方向和游戏规则上出现突然的转变——篮球就是要把球扔进篮筐,篮筐的高度是很定,但就电子竞技的比赛版本改动而言,就像是“篮筐”这个位置上会出现大范围的变化,这是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的不同之处。

那么这么看来,电子竞技的版本改动、英雄增加、数值调整等等,会一次次地缩小各个队伍之间因为时间累积建立起来的差距:这让老牌的强队,和新赛区的队伍,都回到同样的起跑线上重新学习和调整。固然历史的积累和积淀是老牌强队的优势所在,但强者所走过的轨迹也是弱者可以快速学习和模仿的,所以在追赶的速度上面,我们看到今年的比赛呈现出这样一个“百花开放”的状态,这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扯远一点,人类之所以是地球上最强生物,也就在于人类的学习、模仿和传承能力非常强,这是有别于其他动物的主因所在。电子竞技也是一个时时在进步和学习的、不同于传统体育项目的特别竞技舞台,因为这样的特别让比赛会有更多不可预知的精彩,也让选手和俱乐部们需要时刻保持不断进步,才能始终站在竞争力的最前列。

AHQ在自己的访谈影片中说今年比去年强,但我或许感觉是他们今年比去年弱。

版本的改变使得西门不能用小鱼人之后,西门手头就只有两三张王牌可选,再少一张就真的玩不下去了。他的操作看上去确实也有些失误,或许年龄到了的关系吗?在H2K爆种之后,EDG和AHQ的这一把就成为了生死局,我和台下的小伙伴们讲,这场基本上是一个退役战——西门年纪也大了,而且他也有说过“快要打不下去了”类似的话。好小不小的年纪。一直在奋斗的厂长,遭遇困境时亦难免会产生有难以为继的感受,这种类似的感受即使没有讲出来,也会令我们有所触动。

这就令我看比赛的时候,有一部分的长毛会认为,这像是一场谁淘汰谁退役的比赛,最终的胜负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之选。西门在这一场的表现,确实没有达到他最高的境界,未能带领队伍破阵而出,非常遗憾。

256506_副本_副本.jpg

AHQ今天所展现出来的问题也是非常典型的AHQ——螺丝锁不紧,关键时刻掉链子,还是熟悉的AHQ的——的味道:Montain出了全输出装备时走位不小心老被抓;西门打团时候细节没做好导致没发挥,带线的细节也没做到特别成功;小安在逃跑的状况下进草丛想要回城这种莫名其妙的尝试……各个点上都是“AHQ会犯的失误”。

个人觉得或许Montain和小安是训练强度不够,至于西门……不晓得,可能真的就是年纪大了。

EDG确实暴露了一些问题,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小组赛是晋级了,但确有问题在。在转播时谈过,现在再谈——反复检验我自己的观点之后认为还是有它的道理,所以得再讲一遍。

目前EDG的战术打法,有点把Mouse这个点“牺牲”掉的意思,牺牲的理由是:Pawn和Deft所在的中下路Carry能力确实更强,在没有办法全部照顾到的情况下,战略性的把上路就当做抗压位来打。这是团队的重心方向是打中下,这没有什么办法。

上路抗压的Mouse人也比较年轻,经验较浅,有时候会出现紧张和打不好的状况。和AHQ那一局,他前期被压制较惨,中后期也出现向后空大、向后闪现的失误操作。这并非是说Mouse作为选手不行,他在这场比赛的后半段表现堪称完美——但后半程完美,前半程失误,用对职业选手的高标准来要求的话,这就是还不够尽善尽美。

去年EDG在MSI上之所以强,是在于上单的童扬抗压能扛住,表现稳健,而且需要他秀出来的时候他也能秀满全场——这是现在的EDG和去年封冠那支EDG比较大的一个差异。所以关于Mouse在抗压位的特殊训练和心理建设怎么做,如何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活用自己手上的东西,这是他们的上单位置要解决的问题。

厂长这方面就是:首先基本上大家都对他有研究——C组里面几乎每一个打野都说自己是他的粉丝——而每一个粉丝都会在比赛里找他的麻烦……——这就是“人怕出名猪怕肥”,这句话用在厂长身上怎么这么合适。

厂长在几乎每一个对手都很熟悉他的情况下,能不能制造一种“意外性”来打破对手们对他太过熟悉的情况?从最后一局厂长选择盲僧的情况来看,这或许是他确实想要制造的意外性,只可惜没有奏效。

256489_副本_副本.jpg

中单的Pawn看起来有一点持久力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腰伤遗存,如果是这样那就“非战之罪”,也还有Scout可以替换。在使用吸血鬼的时候,Pawn将军的表现堪称完美,虽然有被抓出来的一两次失误,但还是堪称完美表现——就这两场比赛而言,我们没办法对一个本身完美的选手要求更多了。

但在最后一局加赛中,他的龙王就不是那么的完美,这或许和他对龙王的熟悉度有关,还是他累了?这个站在我的角度我没法下判断,但从EDG对他的使用场次偏少、二连战时第二场统治力下滑来看,他的持久力是否存在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问号。他在其他英雄的使用上如果能达到和吸血鬼一样的高度,Pawn这个点就不存在任何问题。

而对于下路,像白色月牙今天所说,他们想要赢线,却又表现得并不是特别执着——在英雄的选择上会比较迁就队友和团队,而不会选出H2K那种“凯特琳+卡尔玛”的“线上打爆你”组合。EDG的战法不太会采取这种下路直接高压对抗的打法,所以多多少少会遭遇到对手的顽强反抗。

大概就是这样。

我想——

EDG一定比我更清楚自己要往什么方向走,这是我观赛的看法。但我相信现在到八强赛还有超过一周的时间,也相信EDG和他们的团队会整理出一个更好的方向:不论对手是谁,想必都是硬仗——他们的对手都是其他小组的“小组第一”。

我和解说台评论席上的小伙伴,仍旧相信EDG能够走得更好,走得更远。他们自己说目标就是“突破八强魔咒”,祝福他们下周比赛中能够更好。

256513_副本_副本.jpg

看过今天的C组出线战之后,明天的比赛是真心不好说——RNG要小心地应对三星,还要希望TSM不要修正上周的问题,以让他们顺利抓住,出线就会相对比较容易。SPY作为欧洲刺客的可能性虽然不高,但也不能轻易下结论——今年的世界赛看到现在,已经没什么好让我们放心的了你知道么?

但无论如何,要祝RNG好运,LPL战队加油。以他们的能力,打出最佳的表现,来赢下明天的比赛。

 


PentaQ专栏嘉宾:解说长毛李伯彦。

2015、2016《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官方解说。RIOT拳头中国的解说长毛,专职英雄联盟解说与战队管理。因魔兽世界竞技场选手而加入电竞,《英雄联盟》台湾公司Garena当家解说,14年受腾讯邀请,加入LPL解说阵容。2015年加入RIOT拳头游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