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 ENTUS监督朴正石:所谓真正的“负责”

标签:

原文/INVEN 장민영

图/INVEN 박채림

翻译/荷艾西

 

朴正石是韩国电竞界的名人之一。从2001年以“Reach”为ID正式出现在《星际争霸:母巢之战》职业赛场上,到2012年在KT Rolster星际分部退役,既是第一世代、也是留守到最后的一批职业选手,跟Boxer(林耀焕)、YellOw(洪榛浩)、Nada(李允烈)并称为“四大天王”。2012年退役以后,朴正石以监督的身份加入刚组建成型的NaJin e-mFire,直至2015年11月NaJin解体,他转至CJ ENTUS,接手了这支当时几乎分离崩析的队伍。

但CJ ENTUS在2016年的成绩并不好。在春季赛初期他们曾经有过不错的表现,也因此得到了粉丝更大的期望。但随后阵容出现不调和,虽然经历几次调整且后备选手众多,却始终没能“调配”出最适合他们的阵容体系。夏季赛上致命的误选提莫,几乎葬送掉了CJ保级的希望。最终在升降级赛中,面对同样竭尽全力保级的ESC Ever,CJ毫无还手之力,无奈接受降级的结果。对此,身为监督的朴正石很自责,在采访中屡次提到,掉级的原因之一就是自己没有尽全力做好管理工作。虽然身处电竞圈已有十数年,但2016年对于朴正石来说似乎是最低谷的一年。

 

以下是采访正文:

 

Q:很久不见,朴监督最近过得怎么样?

LCK升降级赛以后我思考了很久,虽然从在NaJin时算起已经带过好几支队伍,但这次是成绩最差的一次。最开始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经过了很艰难的一段时间以后,现在总算是打起精神来,重新忠实于监督这个身份去努力。

 

Q:曾经被称作“名门”的CJ,在去年开始进行过大换血,现在可以说几乎是一支全新的CJ了。对于突然担起这个沉重的责任有没有感受到压力?

刚开始加入CJ的时候,我身边的人也有跟我说过,因为CJ是一支活动了很久、积累了很多忠实粉丝的队伍,所以无可避免地也会带来相应的压力。然而现在的CJ ENTUS的管理层还是很给予我信任,也一起走到了现在。春季赛的时候,还能听到别人评价我们作为一支焕然一新的队伍打得还可以,但之后开始一蹶不振,我也是没什么可辩白的,拿出来的成绩实在太差,没什么可说的,这也是没能好好管理队伍的我的过错。虽然不是没有交流过,但感觉还是很遗憾没有跟队员们进行更多的对话和交流。偶尔也会有“如果当时能够竭尽全力的话会怎么样”这种想法。

 

Q:那么您认为夏季赛没有拿出像春季赛那样的实力、表现经常不尽如人意的原因是什么?

虽然有几个想说出来的原因,但站在我的立场上不应该说。如果我说出来了,特定选手或者我们的公司无可避免地会受到伤害,这样我也会越来越畏首畏尾。我有时会想,是不是有时我也要学会放下必须扛起所有重责的想法。

 图片1.jpg

Q:CJ ENTUS虽然掉级了,但也已经宣布俱乐部将会继续运营活动下去。降级这个令人心痛的结果已成事实,但现在要重新管束队伍,您计划怎么去做呢?

现在比起管束队伍,更需要的是跟选手们保持更多的对话交流。降级当时我觉得挺累,但其实更累的是Cain教练和队员们。在队伍招募新队员的时候,队伍的主力队员所面对的情况还是挺复杂的。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觉得我应该要加把劲。去年我也是新加入CJ ENTUS的一员,所以我更应该与新队员们配合默契。但是有过几次想做一些新的尝试,最后都没能做成。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们已经找到了重心和所适用的打法了。我并不是因为害怕被喷所以才带不好,而是希望用我的信念来带领一支队伍。

去年选手们都感受到了“CJ ENTUS”这个名头的重量感,所以大家都很累。其他队伍失误了如果会听到一句指责,到我们这里我们就必须听到多几倍的怨声。也会有队员开始想,“如果是其他队伍(犯了失误)的话待遇会是怎样的?”虽然也会有人说既然打职业就应该承受这些骂声,但如果不是当事人你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有多难受。我也因为没有拿出成绩而承受过指责,我也知道这是我应该承受的,但有时也会觉得确实是有点过了。队员们对于上场比赛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我在星际打职业的时候也有过因为连败而害怕上场的时候,作为职业选手来说,怕输意味着你已经输了一半。即使我再怎么给他们鼓励、让他们鼓起自信,如果他本人感受不到(这种自信和鼓励),就很难摆脱这些压力。

其实要说这些话我也必须很谨慎,其他队伍其实也是承受着这样的压力的。现在CJ ENTUS还有人气比较高的选手,依旧有一些忠实的粉丝在支持我们,队伍还是可以向好的方向看的。但是对于刚进入CJ的新人选手来说,要承受住这些指责还是很困难的。

 

Q:在您刚进入CJ ENTUS的时候就要马上选拔没有LCK赛场经验的新人准备比赛了,当时的过程时候有没有过困难?

从带NaJin开始我每年都要经历重建的过程,我甚至有过哪怕有一个赛季不用经历重建都好的想法。选拔选手是很难的事情,有些时候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选拔和改变。尤其是在NaJin时要同时运作Shield、Sword两支队伍,无可奈何地会出现一些落差,很难让两支队伍都拥有一个让人满意的阵容,因为必须让队员之间相互信赖才能打出团队配合,才能算作是一个完成度比较高的阵容,即使在日常生活里性格不搭,在游戏里也必须要相互配合。即使在一些很小的事情里出现信任裂缝,团队配合也会瓦解。

今年2016赛季我的内心比较脆弱,所以没能好好管理团队配合上的事。谁都不爱被喷,我在打职业时虽然没有听到过太多喷人的话,但成为监督以后听多了真的会渐渐变得畏缩。我都变得畏缩了,队员们又会怎么样呢……这么一来,在必须强势的时候我也畏手畏脚了。现在我也已经下定决心要改变这样的想法,重新振作起来。

 

Q:CJ这种由新人和老资历选手搭配起来的阵容跟SSG其实有点像,而SSG从去年的下游队伍到今年成为进入世界赛的上游队伍,你们看着SSG晋级以后有什么想法呢?

这是Edgar教练(三星教练)的能力。如果说SSG是顺利实现“新老调和”的队伍,我们则刚好相反,这其中也有我没能好好管束的原因。我必须努力地彻底杜绝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另一方面我也是很羡慕SSG的。我在打职业的时候就是个起起伏伏很厉害的选手,虽然练习了很长时间,也试过流水一样连败触底,在当监督的时候也有过一下子从晋级世界赛到去打升降级赛的经历。在打职业时候我只需要对自己负责,但在监督的座位上必须对全队负责,这也让我感受到了重压。“提莫事件”之后队伍还打输了升降级赛,真的是很难承受的一件事。那段时间心理真的变得很脆弱。是因为觉得作为监督如果连我都失去重心,很可能整个队伍都会倒,所以我才振作起来了。说什么自己很伤心之类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卑怯的解释,所以我现在已经决定要强大自己的内心了。

 

Q:前NaJin出身的Gorilla选手曾说过在您身上学到了很多作为职业选手应有的意识。在教导队员的时候您都会教给他们什么呢?

我在打职业的时候体验到什么、学到什么,就原样地告诉他们。虽然现在的“职业意识”跟我打职业的时候已经有所不同了,但当时的职业选手们所拥有的“迫切”,还是可以告诉他们的。在NaJin的时候我也经常跟选手们说,如果要成为一个整体的话,必须放弃自己很多其他的爱好和生活去打职业才可以。以前的职业选手们,以加入一个职业战队为最高的梦想。从在网吧里一天只吃一顿饭地练习到进入职业战队得到安稳的训练环境,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感激的事了。当时不像现在,在海外也有很多条件很好的战队,当时职业战队和本国职业联赛处于活跃状态的只有韩国,选手们不进职业战队是没法打职业联赛的。

另外我认为,在一个队伍里必须遵守队伍的纪律。最近有很多非常“自由奔放”的选手,从结果来看好好遵循规章制度还是很有用的。基础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觉得与其一开始就让他们放开手去做,还不如先确切地管束好。

而且LOL是一个团队游戏,星际是个人游戏,自己不行了可以让其他队友上场;但LOL里只要有一个选手倒下了,对于队伍整体来说就像是开了一个洞一样。比赛里的表现对队员之间的信任累积会起到很大的影响,大多数成员是否能包容一名选手非常重要,否则就会频繁出现彻底理解不了对方、意见相悖的现象。

 图片2.jpg

Q:新加入CJ的MOKUZA教练和Vinylcat教练与您,三人之间似乎有着很亲切的关系,你们都同为NaJin出身,是怎么重聚起来的呢?

两位教练在最开始作为选手加入NaJin时,我对待他们非常严格狠毒,跟我一起工作就会知道,我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上司。一起磨合过后,不知不觉就发现我们对彼此都非常熟悉了。虽然他们对我来说是后辈、是弟弟,会让我需要费些心力去照顾他们,但一起工作的想法一拍即合,所以就决定重聚了。如果是新的教练,可能会很难迅速接受我之前所说的,我对于职业和战队的信念。对我来说,现在真的是很重要的时机,我必须带队伍重新打回LCK,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想法上与我契合的教练。

 

Q:MOKUZA教练说过,在NaJin时看到您“坚持自己的信念,同时率先指出选手和教练团所遇到的困难”这一点让他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做监督。那么在您看来,监督这个身份应该是怎么样的?

很多人都会想象监督高高在上地指挥战斗的样子吧。我的想法跟其他的监督可能有点不一样,我觉得监督就像是家庭中的一员。有时候是爸爸,有时候又像妈妈一样照顾他们唠叨他们,有时候像是老大哥、叔叔那样亲近他们。MOKUZA教练会说这样的话,看来是因为我只会照顾选手们。以前也遇到过教练们缠着我说为什么不照顾他们,说以前(在我手下)当队员时我很照顾他们。以前我会在冬天时给队员们调加湿器的湿度、给他们买他们想吃的,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但在有需要的时候冷静地训他们也是该由我来担当的角色。

监督不会像教练那样在选手旁边盯着,因为各自有不一样的职责。像我们队伍的情况就是,教练们明显要比监督更了解游戏。值得认可的部分会给予他们认可,明确的划分职责以后教练之间互不干涉。教练们需要尊重相互负责的部分,才能够融洽地相处,有时候也会寻求对方的帮助。

 

Q:这次CJ参加KeSPA的阵容有很大的变化,原本的主力选手“Untara-BDD-Kramer”不上场,而是让前SBENU出身的上单Soul和新人AD MoMo、新人打野Reach替换上场,理由是什么?

这还不是明年春季赛的确定阵容。有可能是现在的主力阵容留下来,也有可能会有新选手进来。今年的KeSPA跟去年不同了,还没有签约的选手也可以上场。一般来说选人需要在线上看过他们的表现再决定签不签,如果尝试进行试训、在他们准备上场实战的过程中持续投入关注,会更有效率。虽然这对选手来说,实战测试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但我认为这也是他们必须克服的一关。

估计要等到跟新选手确认签约了以后才能告诉大家详情,这是考虑到假如选手最后没能跟我们走到一起的话,可能会对他们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些都是通过了我们的线上选拔的选手,有我们直接邀请试训的选手,也有来试试看的选手。由于现在我们是次级联赛的队伍,确实我们在选人上遇到了一些困难。但现在阵容中出现的选手都是很不错的选手。

 

Q:被称作“机遇之潮”的KeSPA杯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次的比赛你们希望给粉丝们带来什么样的表现?

希望能在这次比赛上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可能性”。很多粉丝都因为我们在LCK常规赛的低迷表现所以感到很失望了吧,但比起马上就在KeSPA杯拿到好的成绩,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让大家看到我们以后可以做得更好。虽然我们也很希望还在试训中的这些选手能拿出很好的表现,但现在还不想给他们施加一定要赢的压力。虽然我们也会很用心地准备KeSPA杯,但说实话,我们现在还是着眼于明年去打次级联赛的阶段,这是眼前更迫切的目标,注意不能因小失大。


Q:最后还有什么话想对读者们说吗?

作为监督,如果能拿出一点成绩的话大概也可以更放开地谈话吧,很遗憾在这里只诉说了我的委屈。但是明年我一定会坚定不动摇、和教练团一起抓好重心,竭尽全力重新打回L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