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召唤师们的“英雄心” :第一届残障人士电子竞技大赛

文:丹尼二狗

图:丹尼二狗

2016年11月6日早晨八点,上海市被浓重的雾气所笼罩。恶劣的空气质量加上入冬之后的低温,使得街上除了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以外,并没有太多的行人。

这一天是周日,在这个大多数上班族还裹在被窝里享受双休日的最后一个懒觉时,一个少年出现在浦东新区张杨路路口,他身着黑色夹克和休闲裤,身背普通款式的书包,头发微卷,皮肤白皙,给人一种“宅男”的感觉。在清冷的雾气中,他拿出手机开始对四周环境拍摄,似乎在寻找某个特定的地点。一分钟之后,仍然没有结果的他狐疑地沿着小路走进了一旁的小区中,并没有选择向门卫询问具体的地点。

最终他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家网咖。作为选手,他即将参加一场特殊的《英雄联盟》比赛。


顾忠、滔滔和“英雄心残障人士电竞大赛”

2016年10月20日下午五点,记者来到了上海市徐汇区桂林西街。这里遍布着许多上了年头的小区,因此也带有浓浓的生活气息:家长们在小学校门口等待儿女放学,对面的菜场里老头老太提着菜篮进进出出,宠物叫声、机动车引擎声、人们的喧闹声和下课铃声响成一片。记者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造访这里的街道社区服务中心。

IMG_1433.JPG

从门口进入上到二楼,记者来到了“上海心工坊社工师事务所”的工作间,这里颇有些政府机关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儿,以及靠墙的金属制大号文件柜。随后,事务所的创始人顾忠以及社工滔滔和记者见了面,聊一聊关于“残疾人电竞”的话题。

顾忠今年三十多,已过而立之年的他显得十分成熟稳重,在递给记者的名片上,职位一栏写着“理事长”。出生于残疾人家庭,父母都是聋人的他在大学毕业之后投身残联工作了六年,之后又在企业中工作两年。2013年,从企业中走出来的顾忠抓住机会成立了“心工坊”,一家专门助残的社会机构。用他自己的话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三年来,“心工坊”做过许多助残扶残的社会活动,比如让社工一对一地辅导残疾人子女,让他们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或者在社区中播放带有解说的“无障碍电影”,让不愿意走出家门的残疾人也能拥有不错的观影体验。

IMG_1421.JPG

“自卑、自强。一方面很自卑,一方面自尊心又很强。”顾忠说出自己对残疾人家庭以及他们子女的感受。在多次的助残活动中,顾忠和其他社工逐渐发现来参加的都是上了年纪的残疾人,很少看到年轻的残疾人参与。况且,在事务所开办三年之后,顾忠也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更加创新,更有意思的助残活动。

而另一边的滔滔是个普通的22岁青年,记者与他见面时,他刚刚从大学毕业。本来对兽医和农业相关学科很有兴趣的滔滔因为机缘巧合被调剂到“社会工作”专业,学习了四年社工的相关知识,也做过不少相关的志愿者工作。2016年四月份,临近毕业的他来到“心工坊”,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社工。在课余,他也是一个《英雄联盟》玩家。

“虽然我是钻石分段,但我只玩小丑一个英雄。这个英雄确实难玩,经常是拿到蛮多的人头,但最后还是输了。而且这个英雄后期团战弱,只能打分推,但有的时候队友又不明白,就抱怨我为什么不来团战。”聊起《英雄联盟》这个共同话题,滔滔在热情介绍的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灵光一现”想出了举办残疾人电竞比赛的原因。

QQ图片20161110150123.jpg

刚刚大学毕业进入社工行业的滔滔

2014年,游戏直播行业逐渐兴起之后涌现了一大批形形色色的游戏主播,其中也不乏残疾人玩家透过屏幕和观众交流。其中比较著名的是“励志哥”和“筷子哥”,前者是失去双臂,而后者则是四肢全无,需要通过一根筷子来操作鼠标进行游戏。

在看了这些残疾人直播游戏之后,滔滔把自己的想法和顾忠进行讨论,最后得出结果:举办一场面向残疾人的英雄联盟比赛,让更多年轻的残疾人参与进来,像正常人一样感受电竞的魅力。

“我们选择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的原因,一个是他能够考验人的大脑以及手脑协调能力,但其实我觉得更应该重点突出的是他的团队协作。我们希望那些身残志坚的人能够走出家门,能够被别人所认可。”顾忠如此告诉记者。

006A2SnYgw1f8ocpevt1gj31jk2bbe81.jpg


比赛开始!嘘……

时间回到11月6日,依旧是那个雾气浓重的早晨,还有空落落的街道。

但门的另一边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温暖的黄色灯光照在每一台被擦拭干净的电脑屏幕上,服务员跑来跑去,忙着把被客人弄歪的沙发摆正。这里是一家环境还不错的网咖,没人吵闹,没人抽烟,墙上装饰着时下热门游戏的角色画像。

IMG_1780.JPG

在被划分出的一片特定区域,参赛选手们正在陆续到齐,而从大学里找来的小志愿者们则忙着在墙壁上张贴本次比赛的海报:在黑白水墨风的背景上印有“英雄心”三个大字,其中“心”以红色标出。在一边的电脑旁,“心工坊”的另一名社工“鲍鲍”正在忙着处理各种各样的签到表和材料,他是今日的现场负责人。

这是本次比赛的第一个比赛日。从今天开始,11月份的每一个周末都会举办相应的比赛,所有报名的残疾人队伍会以淘汰赛的赛制进行角逐,并决出最终的胜利者。奖品方面,冠军队伍除了能获得价值万元的奖品之外,还会获得参观RNG战队的机会——在策划本次比赛的过程中,“心工坊”已经提前和LPL职业队伍取得了联系。

随着进入比赛区域的选手越来越多,现场开始热闹起来,负责人和另一位手语翻译开始宣布比赛规则并让选手们入座。根据残疾种类的划分,残疾人大约能够被划分成七类:视力、听力、语言、肢体、智力、精神以及多重残疾。当日来到现场的残疾人大多数为听力语言残疾的聋哑人,也有少数多重残疾。对于他们来说,在比赛中的相互沟通是个不小的问题,除了在赛前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之外,在比赛过程中就只能通过打字和发信号来相互提示。此外,根据比赛规定,每一支残疾人队伍中还可以搭配健全人,但不能超过两个,即“健全人数量不能超过残疾人。”

IMG_1878.JPG

在翻译老师做出干净利落的动作示意比赛开始之后,早就开启游戏准备就绪的选手们开始进入BP阶段。六支队伍分成了三组捉对厮杀,以BO3的形式决出比赛的胜者。游戏读取完毕的那一刻,比赛现场突然安静,充斥在空气中的只有鼠标键盘绵密的敲击声。

如果没有看到墙上张贴的海报,大概会以为这是一次高素质《英雄联盟》玩家的集体开黑活动。没有吵闹,没有嘲讽,有的只是胜利之后无声的欢呼以及失败后的皱眉。队伍与队伍之间的实力差距也参差不齐:平均水平钻石的队伍轻松击败了平均水平白银的队伍,而两支黄金实力的战队则战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由于现场只有一位手语翻译,为了让比赛顺利进行,每一位志愿者都准备了纸笔以便随时和选手们进行沟通,但在一些问题的解决上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一位身材高大,一身运动装扮的听力障碍选手一直在努力尝试用含混不清的口音向负责人说明队友的电脑因为出现BUG而选错了英雄,而负责人却以为是简单的英雄头像显示问题;而在问题解决之后,他队友则偷偷塞给记者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能不能一级团?”也许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又是和健全人沟通,许多参赛选手表现得十分小心谨慎。

IMG_1902.JPG

每一组的比赛结束,双方选手均站起身来和对方握手以示友好。相比这种“官方”的形式,他们更喜欢在赛后找个角落抱成团,激烈地讨论一下比赛过程——没有飞溅的唾沫星子,只有上下翻飞的手势和指法。其中一位先做了一个夸张的走路姿势,接着又做了一个类似斩杀的动作,马上引起了周围人的哄笑声——也许他是想表达“对面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被我杀了。”的意思吧。

正如顾忠、滔滔、以及所有从事残疾人工作的社工一直在纠正记者的语言问题一样,“残疾人”的正确对应是“健全人”,而非“正常人”。除了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以外,他们其实和我们没有区别。


手语翻译——苏阿姨

“我是老了,习惯用形体手语,好记好看,而且容易反应……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全是指法,哒哒哒,这个谁看得清啊。”尽管从早上一直忙到中午,一提到手语,苏阿姨任然热情满满。

对于健全人来说,手语算是一门“没用”的语言,同时由于这种不了解,手语也带着几分神秘色彩。过去的手语完全由各地的聋哑人自发创造,因而统一性极低。20世纪90年代,国家出版了《中国手语》,将各个地区不同的手语规则统一起来,方面全国各地的聋哑人相互交流。

7acb0a46f21fbe09a43886ae6d600c338744ad22.jpg_副本.jpg

而尽管如此,服务于聋哑人的手语仍旧在飞速地进化和改良。如今的苏女士仍旧习惯使用通过手势摆出汉字字形的“形体手语”,而参加比赛的年轻聋哑人们则更偏向用指法打出拼音来相互交流,这常常让她在做翻译工作时遇到困难。同时,由于是《英雄联盟》的比赛,许多游戏中的专有名词也让苏阿姨头疼不已,比如说,如何用手语向选手说明“征召模式”到底是什么。

尽管拥有十分丰富的工作经验,“残障人士电竞大赛”对于苏阿姨来说依然是个新鲜事物。一方面,这是她第一次和如此多的年轻聋哑人共同接触、交流;另一方面,对电竞的概念仅仅停留在电脑游戏“四国大战”上的她,挺难理解这群年轻人的热情和乐趣所在。在记者向苏阿姨仔细说明了电竞目前在国内国外的影响力之后,她在惊讶之余也喃喃自语:“其实能这样把他们组织起来是蛮好的。健全人有的东西,聋哑人为什么不可以有呢?一开始可能不行,但只要慢慢地发展,为什么不可以呢?

IMG_1841.JPG

远处,正通过手语让选手相互握手的苏阿姨

从1981年参加工作至今,苏阿姨已经干了35年的手语翻译,也和聋哑人打了整整35年交道。在这35年中,她参与过聋哑人之间的矛盾调解,帮助受骗的聋哑人争取权益,也参与过对聋哑人罪犯的相关工作。在她看来,聋哑人依旧是一个需要健全人帮助和引导的特殊群体。

“当你和残疾人相处时,首先说话要客气,待人要和气,当然,如果他犯错了,也要严肃对待。总的来说,大多数残疾人是很单纯的,哪怕是成人,想的问题也不会特别复杂。”


尾声

当记者走出比赛场地时,已是午后时分,阳光从云层中穿过,已把浓雾清扫干净。

所有的选手都已经或单独或结伴地离开了比赛现场,一小时前他们还扮演着游戏中的卡牌大师、赏金猎人,而现在他们无声地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回到了各自原来的角色: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工人、还有的是运动员、个体户。

不论输赢,起码收获了朋友和同好,还有宝贵的自信心。找到能和自己同样爱好又没有隔阂的人,是件很幸福的事。

感谢所有来参赛的残障人士们,他们用行动证明了“健全人可以的,我们一样也可以。”

当然,也感谢顾忠、滔滔、鲍鲍、苏阿姨以及众多参与比赛工作的志愿者们。正是这些致力于助残事业中的人们,一点点拉近了残疾人和健全人之间的距离。

最后,作为一位健全人,我们在生活中对待残疾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抱着一颗平常心,不带任何偏见的和他们正常交流。

也许,就像开启一盘《英雄联盟》游戏那样轻松自如。

IMG_1893.JPG

IMG_1906.JPG

IMG_1916.JPG

IMG_1881.JP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