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中冠军赛OPENDAY Special演讲稿·夕阳、柚子篇:奋斗与前行

季中冠军赛OPENDAY特别环节——高校公开课·同济站举办于2016季中冠军赛小组赛结束后的赛事间隙之中,这场在知名学府中进行的、电竞群星与同龄学子关于“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青春路”的高校公开课,让《英雄联盟》玩家们得以获得对电竞更深入的了解。这也正是OPENDAY 的意义所在:“让电竞沟通世界更多,让电竞联系玩家更紧。”


OMG现役上单选手“冰封夕阳”:我在奋斗

 

大家好,我是OMG的冰封夕阳。

 夕阳1.jpg

首先我想说的是,能站在这个位置和大家分享我的人生经验,我很骄傲,但也有点惶恐。

我跟你们是同龄人,在不久以前我也跟在座的很多观众一样,是一个大学生。如果按照正常剧情发展,我会正常毕业、成为一名程序猿或是攻城狮,在计划内完成人生规划。

但如你们所见,我的生活并不是像剧情那样发展,我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


这一切的转折点,或许就是在我被分配到一个全员玩LOL的宿舍的那一瞬间吧。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始玩LOL。

而且我当时觉得跳街舞很酷,还跟我的舍友们一起跑去报了一个街舞社,每天去练。当时为了练好地板动作我还特意去练了体能,练到浑身到处都是青的。

但我还是很弱,跳得很垃圾,肌肉也没有练出来——以前我还当过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我们体育老师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咦?这个人怎么这么瘦,像个竹竿一样,还是体育委员?”

 

那个时候开始我已经有很多朋友、同学都在玩LOL了,包括我的舍友们。某一天早上起床,我们突然发现宿舍门没关,全宿舍的电脑都被偷了。听起来有点损失惨重,但这件事也成为了我开始打英雄联盟的契机,因为新买的电脑没有下载我以前玩的那个游戏,我就干脆跟我的室友们一起玩起LOL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是黄金段位,但是几周后我就冲上了皮尔吉沃特第一。我当时有点怀疑,自己问自己,“这是运气还是能力?”其他人建议我去水平最高的一区试试水,我在那里还是打出稳定的排名。这让我发现我确实是拥有这种才能,但那时也并没有想过要以电竞为业。

 

后来OMG找到我,其实当时我和普通玩家差不多,除了WE和IG,似乎没听说过其他俱乐部,对OMG也不是很了解。但是那个时候年龄比较小,拿到第一以后就觉得那个区没什么挑战性了,想去试一下当职业选手。

抱着试试的心态,我加入了OMG。


其实现在想想,我在OMG这几年的生活,跟以前大学时代的生活是很相像的,当时是因为读书跟舍友们住在一起,而现在是为了LOL跟队友们住在一起。唯一不同的地方可能就是,现在有了一层成绩的压力吧。

 

你们应该都知道,MSI比赛正在进行中,小虎因为单杀FAKER被所有电竞玩家所记住,而我步入电竞圈时,因为替补另一个单杀faker的人而被记住。除此之外,或许还有我的眉毛,不得不说这是个令人遗憾的开始。

 

我想证明自己并不差,赛场紧张的氛围、粉丝的质疑这些压力,都成为我的动力。一边调节自己的心态,一遍一遍重复观看比赛视频,这是我那时做的最多的事情。也许是职业态度的端正,那年我在赛场上证明了自己。

 夕阳3.jpg

无状态回归后,我再次面临抉择。

经历过与omg的大家共同奋斗,我逐渐明白自己内心的渴求,赛场可以使我内心得到奇妙的满足感,所以我选择服从俱乐部安排加入PE。

说实话,当时心里还是有落差的,但那个时候没有怎么多想,也没有太在意,那时候的目标就是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帮助PE重回LPL,也以此来证明自己。但那个赛季结束后,PE的成绩很难让人满意,艰难的比赛过程也充满心酸。

这个赛季,是我职业生涯的一次磨难,或者说是历练。不管结果如何,我完成了这次选择,回到了朝思暮想的OMG。


然后就来到S5赛季了。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s5赛季,我们当时拥有最顶尖的选手阵容,被所有人所期待,冠军成为唯一的目标。后来失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包括韩国教练团水土不服、队内核心过多、队员状态的严重下滑等等。

当时的状况让我们陷入对冠军的执着,但经历磨难后,在我看来我们把最关键的东西忘却了

——“什么是职业竞技精神”。

 

最近有一个人,在他身上我特别能感觉到一种职业精神,就是我现在的队友,司马老贼。

他让我觉得很诧异,因为我们最近都在放假,但是他还和平常一样每天都在训练,打游戏很认真、很专一。

 

还有一个就是SKT的大魔王Faker。

即使他拿了这么多的冠军,他也还是每天都很刻苦地训练。以前我们队里的韩国教练说过,Faker平时每天训练15个小时以上。我自己也是天天在玩,所以我知道每天打15个小时有多累,所以我很敬佩他。

 

经常听到有人说,这个时代各行各业都缺乏职业精神,急功近利、偏好实用主义。

而我觉得在电竞这一行里,没有职业精神其实是不可能拿到冠军的。竞技成绩需要的技术、协作、情绪管理、稳定,依靠的全是人心里的东西。

 

 “自律、精进、虔诚”,这是OMG一直想要提倡的精神。

自律,可以培养好的习惯和心态;

谦卑勤奋,是精进的基础;

精进,才可以发挥出自己的才能,不断技术超越;

自律和精进久了,就会产生虔诚;

虔诚意味着不论何时都知道自己的使命、能找到动力不断前进。

 

在这样的OMG里待了将近三年,我也发现自己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比如说,现在在沟通上我会比以前更主动了——甚至还可以站在这里,跟200个观众一起交流。

这也是我在低谷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放弃打职业的原因之一,电竞总会给我的人生带来各种各样的挑战,每次完成了一些挑战以后,总能让我有很大的满足感。

 夕阳2.jpg

最后我想说,我们也许会因为年轻而缺乏自信、缺乏信心,这导致很多人不得不去接受其他人的期待与价值观。

但我觉得,无经验反而可以铸造我们自己的人生,一条没有“游戏规则”的路,一段由我们自己来决定的人生。

希望同学们可以过好大学生活,享受自己做出的选择。

 

谢谢大家。



OMG退役选手“柚子”:继续背锅 不断前行

 

我想我应该是退役的OMG成员里人气最高的一个。大家好,我是柚子。

柚子1.jpg

即使是在中国的体育明星里,我的网络知名度也能排到第二,仅次于帝吧的创始人、足球运动员李毅先生。

躺着就拥有了一个极高人气的贴吧,很多同学也许是想问:“成为一个极高人气贴吧的形象代言人是怎样的感受?”

鉴于关联企业百度处于风口浪尖,我们今天得要避开这个话题。

 

第一次来到同济进行公开的演讲,还是谈谈我的职业。

我想我也应该是退役的SKT成员里人气最高的一个,我根本没有拿过SKT一分钱的薪水,却有专属于我的SKT冠军皮肤。

 柚子2.jpg

最近季中赛SKT的成绩并不好,很大的原因在于第二天和第三的比赛里,他们的打野位Blank表现欠佳——他之前几场的表现非常失常,但最后一天状态又慢慢找了回来,看的时候我就有点着急。

我想告诉Blank的是:如果这次的淘汰赛阶段你表现得太出色,那么你就永远失去了在中国成为一个网红的机会。在季中赛这样关键的世界舞台上,他一定冷静做好判断,毕竟季中赛明年后年还有——但成为中国网红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在S4的总决赛之后,我的四级潘森成为了当时电竞舆论的焦点,我退役了。大哥退役了,灵药退役了,这之后陆续退役的还有诺夏、达七。那只星球战队的OMG退下来一大半,这让OMG的俱乐部开始考虑一个问题:职业队员退役之后还能做什么?

 

今天来到同济的嘉宾还有若风,现在我们应该称呼他为风总。若风是职业选手退役后的转型楷模,做出了非常成功的示范,但这很难复制到每一个职业选手身上。大多数的职业选手的情况和我更相似:除了游戏,我们并没有掌握太多的其他技能,性格也比较内向,“宅”在家里的玩游戏,日夜颠倒,在现实中社交属性非常低,但是在网络上却又有一定的影响力。

 

在《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开始之前,电竞行业都更多是杯赛,而不是联赛——职业选手们为了荣誉而战,而俱乐部通常是以比赛的奖金和少量赞助维持;在那样的情况下,职业选手的退役通常就意味着消失在了公共视野之外,退役了,也就退役了。但从LPL开始之后,联赛让俱乐部的选手们获得了更多、更长的曝光时间,电竞行业近两年越来越多受到资本的关注,并因为直播行业的高速发展,让整个职业电竞都受此影响获得了更广泛的影响力。

 

在我们这一批OMG队员的退役,正好赶上这样电竞发展的好时候。OMG在过去的世界大赛表现上也打出了“值得笑笑吹一年“的成绩,这也让我们俱乐部的管理层开始考虑:这批职业队员退役之后,俱乐部可以为他们做什么?

在大家所看不到的OMG,围绕夕阳、无状态这样的职业选手,和我、gogoing这样的退役选手,一个健全完整的职业俱乐部体系开始建立了起来。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起摸索在电竞行业之中、乃至行业之外的各种可能性。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和尝试,也是今天希望能分享给各位的是我在退役之后的新的道路:潮牌。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在OMG俱乐部出现在LPL的第一年,我们穿的是类似于日剧麻辣教师里那种、亚麻色的衬衣款式的上装。

 柚子4.jpg

为什么选那样的比赛服?因为当时没有赞助商,也就没有需要呈现赞助商LOGO的队服需求。在所有的俱乐部都是以简单的Tshirt、或是类似赛车服这样装束作为队服的时候,我们是拿着俱乐部给我们的每人五百块的预算,到商场里自己去选择衣服。

最终选了那一款衣服,单价800还是一千多块,我们还倒贴了钱。倒贴钱也要买的原因是那件衣服质量比较好,穿上身的效果很休闲,很有设计感。

 

其实现在来看的话,为什么很多俱乐部拥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队服卖得却并不好。一来是队服作为电竞俱乐部的品牌周边,本身也需要有一定的积累之后,才能逐步打开用户市场;二来则是我的观点,喜爱电竞的玩家里大部分也都是我们的同龄人,穿一件缀满LOGO的队服很难走上街,所以队服如果希望能够获得玩家的认可,也应该需要具有很高的设计感。

 

我参与了OMG俱乐部的春季赛队服设计,这是我和我们的设计团队共同工作的结果。

 柚子5.jpg 

在我自己的潮牌设计中,“暗黑系”+“简约风”我自己非常喜欢的,在和俱乐部工作人员、设计团队的充分沟通之后,最终这定义成我的品牌。

 

怎么会想要做潮牌?

 

在退役之前的职业生涯里,每天我们的生活非常单一:训练、比赛、比赛、训练。对于外界的事务了解得少,忙碌的赛事也很难让人有其他的想法。但在退役之后,时间比较充裕,能够梳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并且也会去想自己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

一开始的想法比较简单:看能不能试着像其他电竞明星那样,去开个淘宝店卖卖衣服。接触男装的过程中,因为我自己受家里人的影响比较大,在穿着打扮上有一定的要求,慢慢就对男装的一些设计有了自己的想法。

 

在读大学之前,我自己画过一些画,也比较希望能够读设计方面的专业。这样的爱好最终让产生“参与设计”的想法,而不只是开个淘宝店进一些货就卖起来。在和俱乐部的领导开会时候,“做一个潮牌”的思路就这样越来越清晰。一开始当然比较担心:职业生涯中我只学会了打《英雄联盟》,在这个领域即使是要我背锅,但我依然相信能吊打在座的各位;但在制造一个潮牌的过程中,我过去的能力是绝对不够的——从前端的设计,到中间的生产和供应链,再到最后的营销:这些能力我都不足。但退役之后的好处在于时间比较充裕,也就因此决定了下来。

 

从去年的年初有了“打造潮牌”的想法开始,俱乐部和我开始组建整个团队。暗黑系的配色,简约的风格,基础的设计参考,最终设计师把它们定型为设计。在样衣出来之后,会发现细节方面有很多落差——腰围、肩膀、袖口,一件衣服的设计和制作过程中,围绕制作会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建立团队、定义风格、设计讨论、样衣生产……一稿一稿下来,“潮牌”是这样慢慢的出现。真正这件事的落定,大家能够看到更多的细节,甚至第一批的成衣大概会是在今年的夏天。


柚子6.jpg

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背锅”是大家所共知的那个柚子。那个四级硬钢六级螳螂的潘森,重新回想起来的时候,确实有我们第一盘输给SKT,心态多少有点炸——我当时所打的是打野位,这是全场最没有固定打法的一个位置,我要么带起节奏,要么缩在后面被动等死。我选择了主动出击,这个判断让我背上了这口锅,但那就是我的选择。


那段被全国玩家怒喷的时间里,看微博还是开直播——满屏都是骂,编着段子骂,甚至开出一个专门的贴吧骂——这样的经历并不会每个人都有,我也不希望别人有,这很让人难过。在输给SKT之后我发了一条微博,写“我要是卖肉松饼,你们会来买么”——那时候已经预感到自己要炸,本来是想调侃一下,但没想到会炸得这么厉害。

 

我的退役与那段背锅的经历有一定的关系,离开打野位之后,事实上已经处于隐退的状态了。退役不意味着终结,电子竞技里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打造潮牌”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浮现出来,并且成为我的选择。

潮牌希望着能够为现在热爱游戏的玩家们,尤其是像我们一样的宅男,提供在穿衣搭配上的一个选择。并不是将游戏的元素,比如一个英雄,一个logo,映在衣服上,这就是“潮”。

潮的定义应该是“有设计感,且自己真正喜欢”。

 

我的品牌名字叫pomelo——youz。

 柚子7.jpg

柚子8.jpg

在打造年轻人们喜欢的潮牌这件事上,我准备了一年,准备好了在这件事上交出更多的学费、花费更多的心力。

 

哪怕继续背锅,也会继续前行。


已有1条留言发表留言

  1. 超人说道:

    我在宿舍吃着泡面,你在地下室吃着泡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