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经学院吴英坚专访:做主播收入颇丰 但我更想拿高校冠军

标签:

采访是在海口经济学院打半决赛时进行的,在半决赛中海口经济学院2:0击败了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并在随后的决赛中2:0击败了集美大学,拿到队史首个冠军。海口经济学院此前在前三届高校联赛中拿到了三个季军。

在“海口皇家帝国学院”战队在台上打半决赛的时候,我在台下的观众中找到了他们的“队长”,试图通过采访来了解这支高校联赛的常胜之师,这所诞生过LPL选手Letme的电竞名校。在前往采访室的路上,我问他为什么会在台下观赛。“场上那个中单是我徒弟,让他锻炼一下。他以前在King战队呆过一段时间,不过职业战队里面不好玩,他就回来了”。这支高校队伍的队员收到过LPL队伍的邀请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吴英坚强调,是“每一位队员都曾收到过邀请”。

wuzhij.jpg

在采访室落座后,我意外地得知,他并不是这支队伍的“队长蔡湘杰”,造成这个误解的原因就是昨天的“半决赛四强队长采访”,跟其他队伍采访都是安排队长出面接受采访不同,通常海经的采访工作都是由他负责。相比一般的大学生,吴英坚确实要更加老成,而相比一般的电竞选手,他则要健谈许多,只是偶尔会流露出些许的局促。

“我以为你就是蔡湘杰。”我不好意思地说。

“不是,蔡湘杰是我们现在比赛的那个辅助,你把我写成蔡湘杰也没关系,我们都无所谓的。”

他的真名叫吴英坚,但他的另一个名字——浅笑可能更为人所熟知,通过TGP我们查到他目前在艾欧尼亚区排在73名,最近参加高校联赛让他没时间打排位,导致他的名次稍微有点下滑;他玩了1696场死歌,胜率居然高达58.6%。如果不是他穿着队伍的白色队服,他看起来跟一般的大学生也没什么区别——队服上印着“网神网咖”以及缩写WSWK,不过他澄清这严格意义上不能算是他们的赞助商,但网咖会报销他们外出比赛时的一些餐饮等方面的开销,仅此而已——作为高校队伍,他们并不想与学校之外的组织机构有太多的关系。“直接拿钱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

每支高校队伍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有些是校名的缩写,有些则是另起的名字,这支来自海口经济学院的战队则有一个扎眼的名字:海口皇家帝国学院。对此吴英坚解释:“可能很多人都误会我们了,我们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学校的建筑物很西式很壮观,所以学生私底下都用海口皇家帝国学院称呼自己的学校。我们觉得这个外号很好玩又很霸气,就用了这个名字。”

说到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段位却没有上场比赛,吴英坚表示一直忙于直播,没有随队训练,“但我毕竟大三了,马上就要准备毕业,所以这次是跟着队伍来冲刺一下最后的冠军。”除了吴英坚,海经的另一名高分段选手——艾欧尼亚区前百名的ADC“小牛奶“(莫道权)也有开直播。两人现在都是熊猫TV的签约主播,平台的工资加上观众的礼物,让他们每月有着相当不错的收入。跟他们做主播的收入相比,高校联赛的奖金(冠军五万人民币)倒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了,说白了,如果是为了奖金,他们与其打比赛,不如多开几天直播。

“高校联赛的冠军对你的意义大吗?”

吴英坚不假思索地答道:“非常大,毕竟一起努力了那么多年,谁不想拿这个冠军?!”

但说到打职业这个问题,吴英坚表示,虽然每名队员都收到过LPL队伍的邀请,并通过了试训,但到家长这一关的时候,全都没征得家长的同意。“家长也知道打游戏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希望我们还是先把书念完,所以最后全都回来了。”

“拒绝战队的邀请,你后悔吗?”

“我也有梦想”,吴英坚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但是梦想不能当饭吃,作为大学生,还是要考虑一下以后的就业问题。”吴英坚出生于1994年,相对来说确实已经过了电竞的黄金年龄,对于近年来电竞行业的高收入,他表示整个行业都显得有些暴利,但他对此还是抱着比较冷静的态度——整个LPL里可能只有最顶尖的那波选手能够名利双收,而且电竞选手的黄金期很短,还是要从长远考虑。

吴英坚以替补身份参赛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海口经济学院一直以来选手的英雄池问题——这也是他总结的海口经济学院前三年都没能夺冠的原因——因此他这次选择替补参赛,以避免再次出现这方面的问题。谈到前三年的失利,吴英坚说海口经济学院的选手有个通病,就是队员虽然技术很强,但英雄池浅,容易遭到针对,比如拿过YY争霸赛拿到第一的国服第一妖姬小神衰,就出自海口经济学院,但他的英雄池就不深。像去年他们半决赛打闽江学院,第一场曾经碾压对手,但是对手第二场、第三场的BP很针对中单,限制住了海经的发挥。谈到今年他们的老对手闽江因违规而被剥夺参赛资格,吴英坚说今年他们本来就很有信心战胜闽江,在排位中也战胜过他们,最担心的反而是湖南工业大学,这支队伍的打野很强,BP策略和对线能力都很出色。“但我们这次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不会再重蹈前几年的覆辙了。“(但在采访结束后,湖南工业在半决赛败给了集美大学)

吴英坚笑称因为学校是经“济”学院的关系,导致队伍年年拿季军,“前年的海经是最强的,六个电一最强王者,但是最后都没拿到冠军。”

“有没有想过请教练?”

“有想过,但我们都觉得除非是LSPL这个级别的教练,否则对我们的帮助不大。现在执行教练角色的人是辅助蔡湘杰,他的大局观、分析能力和数据收集能力都非常出色,所以现在队里的数据分析师和教练都是他。”吴英坚也透露,他们现在能约到LSPL的战队打训练赛,可以打得有来有回不至于被碾压,胜率在二成左右。

“那队伍在海南或者是高校中的知名度怎么样?”

“高校联赛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吴英坚以ADC小牛奶举了一个例子,三年的高校赛经历,又是艾欧尼亚区王者主播,频繁的曝光让小牛奶有很高的知名度,“走在路上都会有人认出他”。其他队员虽然也是一区大师,但相对来说就没有这么出名,包括吴英坚自己,但他表示不会刻意宣传自己,“说起‘浅笑’(吴英坚的游戏ID)很多人都知道,但我真人应该很少有人认识。”由于没有教练,海经在教练握手环节登场的是ADC小牛奶,全队也只有小牛奶的ID前面带有熊猫TV的前缀。吴英坚表示这是队伍希望能提高小牛奶的知名度,因为他现在在做主播。“队员间的感情都很深,就像兄弟一样,希望能给小牛奶多一些曝光度,让更多人去了解他。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现在专心做主播,我们都希望他这条路能走得更好。”

DSC00161.jpg

在夺冠后的采访中,吴英坚在队友面前更像是一名老大哥,他会小声提醒队友该怎么回答

说起他和小牛奶的关系,吴英坚用“穿同一条内裤都不介意”来形容他们的情谊,但其实他和队中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他和队中的三名队员,从S2、S3接触游戏的时候就认识并开始一起玩,他们一起约好报考了海口经济学院,并约好要在游戏中打出一番成就——算起来他们认识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这一段横跨高中与大学、并肩作战的友情岁月,可能很多大学生都不会经历过。

“英雄联盟虽然对我们可能像一份工作一样,但其实这个游戏有很强的凝聚力,让一群之前不认识、以后不认识、甚至人生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一起为了这个梦想去努力,一起为了这个梦想去奋斗。”

(采访时间比较久,途中吴英坚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但他果断地挂掉了)

“如果你们都毕业了,以后这支队伍会如何?”

“毕业……我个人的话,我们自己更多的是不舍。从当初一起玩这个游戏,一起说好报海口经济学院,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大家即将会各奔东西,心里会很不舍。”

“有没有后悔玩这个游戏的时候?”

“从来没有。说白了,英雄联盟给了我很多,可能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没有英雄联盟我什么都不会有。不只是我,很多职业选手也会有这个感悟,很多主播也一样——没有这个游戏,我什么都不是。现实中可能很多选手也有从事其他行业的能力,但其他行业的收入不会有这么高。总之还是一句话,没有这个游戏,我现在不会有这么好。”

“好在哪里?”

“倒不是在游戏上面,而是因为这个游戏发掘了我的经营能力,让我意识到了我有管理方面的才能。英雄联盟让我们聚在一起,也让我发现了我有运营这个队伍的能力,也让我学会了去管理这个小俱乐部。”吴英坚所说的小俱乐部,是他接下来重点运作的一个项目,他租了一个房子,用于平时给队员训练、直播,现在也邀请到了诸如“男枪张嘉文”等校外的主播加入,他希望能整合并利用这些主播资源,并好好运作“海口皇家帝国学院”这支校园战队。除此之外,吴英坚对整个电竞行业都有很深的观察,特别是对主播的运作,他可以说得头头是道。

在吴英坚眼中,海南是个电竞很强的地区。“一区王者200个位置,我们海南占了11个。”而海口经济学院的这几名队员,大部分都是参加了四届高校联赛的老选手,他们一同开创了海经在电竞上的黄金时代,甚至出现了很多海南考生为了加入这支LOL战队而专门报考这所学校,可以说海口经济学院,已经成为了这个电竞时代一个现象级的电竞高校。而吴英坚、小牛奶(莫道权),则成了高校电竞中,最具代表性的两名选手之一。

已有3条留言发表留言

  1. 超人说道:

    电子竞技没有赚钱

  2. 不吃胡萝卜说道:

    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3. Berry说道:

    文章写得屌的一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