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英雄(上):起航

文/PentaQ·丹尼二狗

编辑/十三

 

“城市英雄争霸赛”是由腾讯主办的《英雄联盟》大型线下赛事,其赛区覆盖了全国二十八个城市,分为八个赛区。参加“城市英雄争霸赛”的队伍将从省赛打起,出线之后进入全国比赛,全国比赛的前两名将会获得LSPL的资格。

作为LPL之下的基层赛事,城市英雄争霸赛是有职业梦想的选手所必须迈出的第一步。参赛队员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抱着不同的目的。

第十届城市英雄争霸赛落幕之后,我们通过采访他们,来窥探这群“城市英雄”们的故事。


楔子

2016年4月23日,在LPL春季赛总决赛上,RNG以3:1拿下EDG。赛后,辅助Mata兴奋地像猩猩一样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他拿到了中国赛区的最高荣誉,完成了他心中的某种圆满。

翌日,“第十届城市英雄争霸赛”在上海落幕,从上午10:30开始的八强赛到下午19:00的决赛,八场BO3,一天打完。颁奖典礼上,来自宁波的TCS(贪吃飒)战队夺得十万元奖金和通向LSPL(甲级联赛)的门票,黑瘦的打野胡鑫笑很开心,单手把奖杯举得老高。

D62E.tm.jpg

然而这笑容并没有持续很久。拿了冠军的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丢进了另一个世界,而那里像沙丁鱼一样挤满了比他们强上许多的对手,那里是LSPL。

再往上,还有LPL,还有世界赛,天空高的他们不敢抬头望。胡鑫告诉我:“我觉得,我们这支队伍,进LPL的几率是四分之一,站到到世界赛上的几率是十分之一。”

5月23日LSPL拉开战幕,他们以一胜两负结束了首周的比赛。


奖杯

“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个奖杯,这样才能算职业选手,至少要是TGA的奖杯,不然就只能算是网吧队。”

推门进去,地板上的球鞋和板鞋堆成了一堆,各种颜色和品牌都有,像是夜市里的二手鞋摊。

这里住着一群追求新潮但又不怎么喜欢洗鞋的年轻人,他们正在客厅里玩《英雄联盟》,细碎的键盘敲击声响成一片,没人大声喊叫,也没人抽烟。旁边有两座冠军奖杯,一座是城市英雄争霸赛的,一座是省赛的,它们和其他杂物堆放在一起,省赛奖杯小的像个玩具。

这里是TCS在上海刚刚落成的新基地,隐藏在一片舒适安静的高档小区中。

队伍进了LSPL,自然要常驻在上海备战和比赛,于是整队都从宁波搬了过来。这对队员“左小欣”(常用ID)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他是TCS这支队伍中唯一的上海人,现在的基地离自己家只有二十分钟路程,干什么都很方便。

2BF1.tm.jpg

新基地的客厅

“以前在宁波的时候?除了蜘蛛、蟑螂、蚂蜂、飞蛾、还有基地一直断网以外,其他方面都还可以吧。”左小欣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现在训练环境的满意,亦或是对于“回家”的喜悦。他是队伍中的上单,也是全队最帅的队员。17岁的他留着短发,穿黑色T恤,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叛逆的味道,采访他,像是在打仗。

“你怎么看你们辅助?”

“用眼睛看。”

“觉得自己20岁的时候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一米九。”

“觉得自己有气场吗?”

“这我怎么知道。能问点有趣一点的问题么?”

学生时代的左小欣就是这副模样。上课睡觉,考试交白卷,高中念了一年就退了学,不为别的,就玩游戏。当时他想打职业,但苦于没有合适的队伍,最后,他想到了董小飒——在游戏中认识的好朋友。在董小飒的组织下,他和另外一帮17、18岁的小朋友组成了TCS,“贪吃飒”战队,在宁波本地训练,目标是打进LSPL。

 

736C.tm.jpg

左小欣又高又帅,是队伍中的颜值担当

想进LSPL,要先过“城市英雄争霸赛”这一关。去年十二月,TCS第一次出征,结果省赛第一轮就翻了车。他们遇见了本省的强力队伍BOE,在优势的情况下被对手抓住机会一波翻盘,连和其他省队交手的机会都没拿到就直接被淘汰。

“当时我们AD接了一个蜘蛛的E技能,我们浪了一波就被翻盘了。那天下大雨,而且还是个冬天,感觉冷,非常冷。”

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就提前崴了脚,全队上下气氛降至冰点。除了每天疯狂地自顾自打排位,他们找不出其他能做的事情。老板董小飒倒是显得很乐观,每天都叫队员们出去玩,安慰他们,告诉他们“这次不行,再来一次”。

“反正当时就是一顿说,搞得好像我们前途还很光明一样。”打野胡鑫说。“那段时间老板挺关心我们的,天天把我们叫出去吃饭。”

逐渐找回信心的原因还有一个,在第一次城市争霸赛失利之后,TCS组织队员们和YM(PDD的战队,前身为MGB,在LSPL中实力数一数二)打了几场训练赛,发现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似乎还有机会赢,于是队员的信心开始慢慢回归。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四个月后再见的时候,他们已经是舞台上的全国冠军。八强淘汰赛全胜,整个比赛过程中只输了一场。

“这届冠军之后,才开始有点职业选手的感觉。”一向嬉皮的左小欣难得认真思考和回答我的问题。“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个奖杯,这样才能算职业选手,至少要是TGA的奖杯,不然就只能算是网吧队。”

ABC4.tm.jpg

队员们的卧室,整个基地都是这样舒服的黄色灯光

在队友的眼中,左小欣尽管叛逆,但却有自己的坚持。“他喜欢纳尔,我们都觉得不强,但他还是一直坚持,之后又开始玩加里奥,到现在还在玩。他喜欢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这是好事。”辅助刘青松如此评价。

之后,我又问了左小欣一些激烈的问题。

“第一次输了什么感觉?”

“没事啊,再来一遍。”他显得很随意。

“要是这次再输呢?”

“看老板买不买名额咯。”回答的依旧从容。董小飒曾和队员们谈过,如果第二次再拿不到LSPL名额,自己就去帮他们买一个。

“如果老板不买名额呢?”

“……不知道。”他沉默了。我问他会不会退出圈子,他说不会,“从退学那一刻就决定不会了。”

“后悔么?”

“不后悔,因为出成绩了。”

“要是没出成绩呢?”

“那也不后悔。”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当时只有钻一,没人要,我和董小飒说想打职业,他觉得不可能,后来我连着和他说了一个星期,他才同意,组了这个战队,把我们这些人组在一起。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们。”


转生

“本来我都已经准备走了,结果莫名其妙又没走,现在呢,秽土转生了。”

这话出自打野胡鑫,他又黑又瘦,像根碳棒,老实本分的外表里有种四川人独有的幽默感。“拍定妆照(LSPL)的时候,他们一定要我摆姿势,我又不会摆,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学Mlxg实力摸了一下眼镜。”

D6CD.tm.jpg

“实力摸眼镜”的胡鑫

胡鑫和左小欣颇有些欢喜冤家的意思,一聊到他,胡鑫马上开始抱怨,又是平常抽烟“放毒”,又是在游戏中不听自己指挥,爱上头什么的。不过从语气中能听出,这两人关系不错。

在所有队员中,胡鑫年龄最大,他今年已经20岁了,相对的也更成熟一些。起初,他是顶着家人的强烈反对,在“读大学”和“打职业”中选择了后者。

和许多放弃了大学学业的选手一样,胡鑫的高考成绩惨不忍睹,勉强够得上专科。本来已经准备听家人的话安心读书的他被一群小屁孩——现任队友们天天洗脑,最后还是动了打职业的心思。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对家人凭空画大饼。

“当时我没办法,就和他们下了一个约定,一年里,如果我打不出成绩,也没把身体搞好,”胡鑫身体素质不好,这也是家人反对他出远门的原因之一,“我就马上回来。就打一年,看成绩。”胡鑫信誓旦旦。

结果自然是鬼使神差地夺了冠。那晚胡鑫火速给家里人发了短信“展示成绩”,并且理直气壮地表示“之后可能要继续留在队伍里打”。说起这段时,他挺骄傲。

“本来夺冠这件事我只告诉了我一个高中同学,结果他在群里乱发,所有人都知道了。感觉我和他们比,还是挺厉害的,他们都还在读大学。”

毫无疑问,胡鑫是幸运的。如果他没能和队伍一起拿到LSPL的名额,等待他的命运很简单:回老家读书,从专科毕业,成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当然,现在的他也只是一名普通的职业选手,但最起码,他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以为他在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事情是夺冠,但并不是。“我永远都记得我们输给BOE的那一场,对面那个打野,我永远都记得他。当时他老是压制我,把我弄得有点上头。”由于上一次比赛的失利,胡鑫不得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一次城市英雄争霸赛上。如果这次再拿不到名额,按照那个约定,这将会是胡鑫最后一次“城市英雄争霸赛”,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终点。

“颁奖的时候,气氛很好,当时就感觉我自己是个职业选手了。”我又想起那张胡鑫高举奖杯的照片。


队伍

“我们的人员一直都没变过,就这几个人。”

几乎所有队员都向我强调过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荣耀。

刘青松个子不高,一想东西就眯眼睛,显得有些腼腆。他是队伍中公认最认真,也是最成熟的,同时,他还是队伍中唯一一个之前在其他战队中呆过的队员,用教练思量的话来形容:“这孩子少年老成。”

他呆过的那个队伍叫OMG,呆了整整一年。从一队换到二队,他一直都是板凳,和比赛有关的东西,他没沾到过半点。“一开始他们说我年龄不够,不能打训练赛,等到年龄够了他们来找我,我又不想打了,那个时候有点赌气的意思。”之后一直等到2015年LPL休赛期时TCS来找他,他才去了宁波,打辅助,做队长,帮队员约训练赛,一直到现在。

刘青松的表达能力很不错,在对谈中说了很多关于队伍在宁波的趣事,那个时候他们窝在一起训练,一周吃一次海底捞作为放松。“在宁波我们就去过一个广场,广场上有栋楼,二楼有个海底捞,我们就去吃。”在他的眼中,这是一帮稍显“幼稚”的人。“以前在宁波的时候,我们AD晚上会大声唱歌,邻居有时候看到我们就直接骂人。之后有一次晚上邻居来投诉让我们把灯关了,影响他们睡觉,之后我们那盏灯就再也没关过,就气他们。”

刚刚作出打职业决定时,刘青松也差点把他妈给气死。妈妈说:“你敢去我就跳楼死给你看。”刘青松不动声色地拿出三万块钱——这是他和之前线上的队友打比赛,拿冠军赢回来的。看到钱,妈妈就没说什么了。

“她和我说不需要我以后有多伟大的成就,她只希望我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过就行了。”这算是母亲对儿子冒险去从事自己完全不认同职业的一种默许。

3FA.tm.jpg

定妆照里的刘青松依旧成熟稳重 

TCS中总共有两名湖南人,一名是中单黄琛,另一名就是辅助刘青松。“湖南盛产电竞选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从湖南出来的选手则被人戏称为“电竞湘军”,在每个职业或半职业队伍中,你都能找出一两个带湖南口音的。这也许和湖南遍地都是的网吧有关。

“湖南地区经济水平不高,网吧又多,还不用身份证,他们会给你办临时卡,”刘青松蛮有见解,“我舅舅就是开网吧的,我就在他的网吧里上网,初三的时候每天只有两个小时休息,我混出去上一个半小时网,再买东西赶紧跑回教室。”初中毕业之后,他选择了放弃学业,投奔电竞。“我觉得我有信心凭借这个游戏把我将来的生活弄好。”

采访最后,我问他,如果这次比赛你们输了,老板又不给你们买名额,你们怎么办?他顿了顿,说:“要不,就解散。”我接着问,解散了之后你去哪里?他说可能去LPL的队伍,接着报了几个好朋友的名字,都是LPL中的现役队员。我吃了一惊,连珠炮似的问:“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去?要来TCS这个队伍?如果现在有LPL队伍要你,合同上的问题都能解决,你去不去?”不管怎么说,LPL都是比城市英雄争霸赛要高出两个档次啊,观众多,人气高,谁不想去。

他倒是很平静:“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五个人是有潜力的,有潜力进LPL的。最初的五个人一直奋斗到最后一刻,连退役都是一起退役的,我觉得这样很好。”

 

热情

“我是想着从领队做到助教,然后做到教练,接着把队伍带到甲级,然后再去LPL。当然,能进S系列赛应该是所有电竞人的终极梦想吧。”

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TCS的新任教练——思量,曾经是这支战队最大的对手,之前提到过的战队BOE的助教。第一次城市争霸赛BOE战胜TCS,思量“功劳”不小。

然而当年的BOE在省赛出线之后,很快就在全国赛场上倒下,之后由于资金链断裂,队伍还没撑到下一届城市英雄争霸赛就被迫解散。在这一次TCS夺冠之后,思量来到了曾经对手的俱乐部,司职教练。除了照顾队员们的日常起居之外,主要在BP和数据搜集、分析上给予队员建议。毕竟队伍已经走进了LSPL的大门,各方面都要做得更加专业才能有竞争力。新基地,新领队和新教练,这些都是队员们用一座冠军奖杯换来的。

257E.tm.jpg

教练思量举着TCS队服

思量就是宁波本地人,也是LOL的元老级玩家,曾经也当过选手,打过比赛,但和他的队员不同,他坚持读完了大专,拿到了文凭。毕业后,年龄偏大的思量依然对电竞抱有热情,于是开始向教练发展,从领队做到助教,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教练。“我从第一届城市英雄争霸赛就开始参加了,一直到现在,你看看,都已经第十届了。”他完成了从选手到教练的转变。

在思量看来,近几年江浙一带的电竞氛围在疯狂地转好,TGA中上级的俱乐部就已经超过了五个,同时在甲级中也有队伍来自于浙江。“特别是今年,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做大做好了。”但同时,思量也表示江浙一带的职业选手倒是少得可怜,“记得有一届LPL,一个浙江的都没有,今年应该是有一个,WE的957吧。”当然,这和江浙地区更好的经济状况以及更丰富的娱乐条件有关。

了解对手也是教练的工作,尽管对自己的队员们抱有很大信心,但思量也深知LSPL的凶险。“MF这届特别强,因为他们换了几个人,还都是打过S系列赛的,然后YM因为人员没变,所以实力也不会弱。我们队伍的话,最好的情况是先进前四,然后试着冲击一下LPL吧,机会?大概两成。”

然而,今年春季赛的升降级赛中,思量刚刚提到过的MF和YM作为LSPL的顶尖队伍,苦战之后依然没有能成功挤进LPL。在外界充斥着的对LSPL实力的质疑声中,我很难想象更下级的队伍们要如何去争取胜利。

同样牵扯在其中的因素还有资本。TCS的老板董小飒很明显比BOE的老板更有钱,因为他给了自己的队伍第二次机会。成绩是队伍带来的,而钱则能决定队伍中队员的组成。任何一个队伍想要保持自己本身的阵容不变,除了稳定持续的资本注入之外,每一个赛季都必须取得亮眼的成绩,不论是晋级到更高级别的联赛,还是在本身的联赛中排名靠前。如果一个赛季过去队伍的成绩一般,那么很快就会有人盯上其中那些表现亮眼,又想拿到更好的环境和平台的队员了。对于思量来说,如果优秀的队员被买走,即使是高额的转会费也只能弥补俱乐部损失的一部分。

“我很有信心,因为这些队员都是潜力无限的。LSPL的赛程总共两个半月,赛程过半,大概就能见分晓吧。”思量很谨慎地说。离LSPL开赛不到一个星期,队员们才刚刚来到上海,依然处于适应期。“我计划明天就开始恢复训练,过会儿到晚上9点钟把他们叫在一起,然后凌晨3点放他们去睡觉,明天下午约训练赛。”


采访结束我起身准备离开,在隔壁的卧室里,TCS的AD——一位高高大大的壮汉正在酣睡,几个月前因为他的一次失误导致队伍在城市英雄争霸赛中被淘汰,他回到寝室把头蒙在被子里一个人哭。中单黄琛也在睡觉,他昨晚刚通了宵。

5625.tm.jpg

举着奖杯的照片,旁边是为队员们准备好的晚餐

结束前我拍了几张照片,拍了他们的厨房,训练室,卧室,还让教练捧着冠军奖杯拍了一张。到了楼下,夜色正浓,凉风习习,小区里老人们牵着猫狗和小孩在路灯下散步,这是上海舒服的初夏时节。

抬头看,楼上灯火依旧。

 

7C4D.tm.jpg

TCS战队定妆照,左起依次为:AD林炜翔、中单黄琛、打野胡鑫、辅助刘青松、替补上单汤立东、上单李震


已有2条留言发表留言

  1. 青花马桶说道:

    终于看到贪吃飒的采访稿了,希望他们能走更远,老董伟的梦想是在世界舞台上卖一波饼,靠这群小伙子了

  2. 摇滚聪头说道:

    所以那战队…到底叫BOE还是BO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