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英雄》下:辗转

2016年5月24日,距第十届城市英雄争霸赛落幕刚好一个月,冠军队伍TCS迎来了自己晋级LSPL之后的第一场比赛。与此同时,另一支远在银川的队伍RT也休息整顿完毕,在第十届城市争霸赛中落败的他们,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作为一支全员新人的黑马,RT在第十届TGA中一路过关斩将,夺得四强。但同时,这个不尴不尬的成绩也意味着:虽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他们离LSPL,还有一步之遥。

02.jpg

合影拍于沙漠,由于风沙大,必须时刻遮住口鼻

楔子

素有“塞上江南”、“塞上明珠”之称的银川是个好地方,起码在整个宁夏是这样的。这座相传是由贺兰山飞来的神鸟凤凰化身而成的城市,在RT众多外省队员的眼中,是“天气干燥、面食为主、不食猪肉”的另一种表达方式。2014年,第一届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在银川举办,政府的支持和铺天盖地的宣传让众多年轻人了解和熟悉了这座充满异域风情的现代化都市。时至今日,WCA已经举办了三届,银川也成了大西北的“电竞之都”。

03.jpg

第一届WCA邀请到了知名主播柳岩,这也是银川向电竞迈出的第一步

RT是本地唯一一支LOL职业战队,前身为HK,队员全部为进入职业不到一年的新人。从今年3月份正式确定人选之后,RT用极短的训练时间换来了城市英雄争霸赛的四强席位。

接下来,我们将RT的故事分成几个段落,内容全部为队员口述之后整理而成。

波折

辅助:One

One来自重庆涪陵,此地位于长江、乌江交汇处,以榨菜闻名。自去年10月份进入职业之后,One辗转多个战队和地区,最终来到RT。他在队伍中担任辅助,和AD选手Sober同姓一个冷门姓氏,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打虎亲兄弟”。

我叫XXX,今年19岁了,来自重庆涪陵。

我和AD不是兄弟,只是刚好同姓而已。我们平常都叫他“电竞古惑仔”,他以前犯了点错,经历了一些事情。他是个很重情义的人,也很在乎自己的表现,有时候,队伍成绩不好,他就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我刚开始接触职业是在去年(2015年)10月中旬,一开始是去陕西西安的一支队伍。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是个新人,他们找我过去也是要打城市英雄争霸赛的,可是我们省赛的时候遇到了西安另一只职业战队LD,没打过,就被淘汰了。我在那个战队的经历挺不愉快的,因为俱乐部内部有点……不是队员上的问题,是管理层上的问题。问题越积越多,我受不了,呆了一个月就走了。

那个时候老板拖工资,全队的人都被他拖欠,当时我一个新人,进队还没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带着全队的人找老板讨工资,现在想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04.jpg

比赛中的One

才出来打一个月的职业,不可能一下就放弃吧。我接着联系到了第二个队伍,就是在银川的HK,RT的前身。我们那个时候非常……非常不专业,像网吧队、陪玩队。我们当时训练的时候,连队伍都很难约得到,那怎么训练呢?只能是打五排,五个人一起打。而且我们老板也喜欢玩这个游戏,有的时候我们约不到队伍,老板就说:“走,去玩儿一下。”——以至于我们偶尔的训练内容就和老板玩。

那个时候我们的实力……太弱了。甚至去打一个QQ网吧华硕杯比赛,我们也只拿到第二名,被半职业级别的队伍干掉。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战队希望不大,于是我又离开了银川,回重庆过年。

过年期间,我还在联系新队伍,从重庆出来这几个月,我认识了一些朋友。我当时和朋友联系,约好了年后一起去同一家战队。在过完年元宵节的时候,我们就出发,一起去了北京。

北京那支战队需要线上试训,当时我以为线上试训过了就算通过,没想到到了地方一看,还有线下试训。当时试训的人很多,差不多够组两支队伍。一星期过后,朋友很顺利,我却被淘汰了。

当时我、队伍的管理层还有我朋友都在场。管理层当着所有人面对我说:“我们在你和另一名辅助之间纠结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留他。”意思就是要我走。听了这个决策之后,我没说一句话,朋友也没说一句话。后来回到休息的地方,我觉得我朋友没帮我说话,责怪了他。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是挺幼稚——自己其实是无法接受落选的失落。

还记得那天,朋友对我说:“来来来,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咱俩今晚就别睡了。”当时说了一些不愉快的话,但最后我还是意识到了,是自己的问题,自以为胸有成竹,一定能通过,结果呢,差之毫厘。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挫折——身赴异乡,几经周折,最终却落选。当时我实在是太难过了,比高考考砸了还难过,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他们几个都留下来了,就我被淘汰。

后来一段时间我很不开心,整天不说话,闷葫芦,觉得没脸回家。我甚至想过偷偷回重庆,找个其他区的地方先住下来,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技术,冲到王者以上,再回来打。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在这段失败的时间里,我去了上海,在一些青训营里呆过。后来RT,就是之前HK的老板突然过来找我,让我回去,大家一起,认真搞这个事情。

最后我想了想,还是回去了。毕竟刚刚出来的队伍,也不可能一下子有特别好的成绩,要通过一点点的磨练才行。现在队伍比以前专业了许多,包括现在的经理,就是我当时去北京时候认识的,他之后又帮我们联系了许多其他队员,这次我们能取得四强的成绩,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重庆-西安-银川-北京-上海-银川。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年过得挺快的。以前刚打职业的时候,什么都敢说,什么都干过,再到去北京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再到现在回到RT,回到银川,拿了四强……感觉挺梦幻的,有好有坏吧。

05.jpg

4月23日,RT上场比赛前,One自己用手机拍摄的照片。配文中他写道:“即将上台。让我在这个舞台上多停留一会儿吧。”

流子

ADC:Sober

流子一十八,命予偏不偶。这里的流子指的是被流放的人。在湖南方言里,“流子”译为混混,和香港电影里的“古惑仔”差不多。Sober来自湖南,现任RT队中的ADC,性格火爆。初中毕业之后,他整日混迹街头,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流子”。

唉,刚刚才打了一局,输了。我们这边辅助掉线了,有点烦。

其实刚拿到四强成绩的时候挺失望的,一步,就差一步了(进LSPL)。

我是湖南娄底人,麻辣香锅也是娄底人,这里(湖南)是电竞之乡嘛。我去过其他地方,感觉网吧都没有湖南这么多,而且那些网吧都很安静,没人抽烟,也没人说话。湖南网吧不一样,湖南网吧很吵很闹,气氛很好。

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去网吧了,13年,不对,14年的时候接触的LOL,以前是玩《真三国无双》。真三知道么?魔兽的。刚玩这个游戏(LOL)的时候,听别人说排位分都听不懂,然后有人就在旁边比来比去,我就想,我排位分数也要高一点,玩游戏就要玩好。

我从小就这样,比较好胜,只想拿第一,不想拿第二。以前和朋友去打LOL网吧赛,不拿第一都觉得没什么意思。

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玩的薇恩。感觉ADC很爽,什么东西都能吃,什么都能拿,团战输出啊,人头啊,红buff啊,什么都是我的,还能秀,很帅。我最喜欢Uzi,他打法凶悍,性格直爽,我俩玩的英雄都一样。

出去玩(当不良少年)的时候是初中毕业,从那个暑假开始就天天在外面玩,认识一些朋友,拜大哥,跟他们一起混,总共玩了有一年半的样子吧。保护费倒是没收过,但是天天和大哥出去打架,感觉很屌的样子。

那段时间里,有一次……算了,我打字告诉你吧,边上有人,不好说。

(他用键盘打:我在外面有一次打架,被别人捅了4刀。)

2014年的8月6号,对,就是那个时候。事情发生了之后,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爸妈也知道了我在外面的事情。当时他们和我说:“就看你这一次能不能改变自己了。”

06.jpg

比赛中的Sober,染了个和辅助One差不多的颜色

我当时心里很后悔,不是因为没读书的那种后悔,是觉得自己不该再在外面混了,玩来玩去,什么也得不到,感觉自己好吃亏啊。在医院里躺在病床上,我还想过以后出去了,要开一个奶茶店——结果后来成了网瘾少年,奶茶店也就没开成。

出院了之后,我朋友喊我接着出去玩,我没去,心里就想着:要不,就去网吧——总比再出去做哪些事情好。之后的一段时间,每天都待在网吧,打游戏,疯狂打,饿了就回家吃个饭。

对,是为了忘掉一些东西,忘掉一个女朋友。

初三的时候认识的她,就是我在外面玩的那段时间认识的,她对我很好,我也对她很好。

受伤之后……她没来看过我,那个时候已经分手了。有一次我住在她家里,晚上睡不着,想去网吧上网,我就说:“我想去上网。”她当时和我说的是“你去吧”,我就以为是真的让我去你知道么,那个时候又不懂。结果我出去之后,她就发个信息给我:“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

当时觉得无所谓的,就生一下气,哄一哄就好了。结果到后来,怎么哄都没用,怎么哄都哄不回来。也许是以前做了太多事情,让她绝望了吧。

她现在在读大学,我拿了四强之后也没告诉她。现在双方都没打扰了,偶尔互相看一下空间什么的。其实如果没有和她分手的话,估计现在也不会打职业了,失去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说后悔……也不是怎么后悔,因为我现在认识了这些队友,过得很开心。

07.jpg

比赛结束之后,队员们组织旅游时的照片。在西北地区的高远天空下,Sober尽情地舒展自己的身体

我父母?我爸从小就支持我想做的事情,我妈就不一样,她觉得我在家附近找个工作,好好做做就行了。初中的时候我想跳舞,跳机械舞,因为觉得帅,想耍帅,我爸就带我去报名街舞培训班。后来打职业要去江苏无锡,也是我爸陪我去的,他去看了下环境就回来了,临走前告诉我要注意饮食,和队友搞好关系。

在无锡一开始的工资只有三千,打了半年,一点进步都没有,没教练,没经验,老板也不懂事,混日子一样。

然后就去了HK,刚到的时候也没什么成绩,老板也是瞎搞。后来过完年不一样了,老板说要认真搞,出点成绩,就开始联系教练,经理什么的。之后就开始认真训练,每天固定15把排位,下午2、4、7点打训练赛,都是BO2,这个量其实蛮高的。

08.jpg

队员们的卧室,从窗外的环境看,队员的基地还算不错

以前在网吧玩的时候,玩两天两夜都不觉得累,还想继续玩。但是打训练赛的时候,全神贯注去打,就感觉好累啊,好想休息。

现在想起来,在外面玩的那段时间,很快,也很浑噩,白天睡觉,晚上出去,就这样。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觉得饿,很少回家吃饭,都没和家人说过话。现在家人对我很好,说我懂事了。

我自己也觉得变化挺大的,起码不问家里人要钱了,对男孩子来说,这点还挺重要的吧。

黑马

辅助:One

在第十届城市英雄争霸赛中,RT绝对是一匹实打实的黑马。用冠军队伍TCS的中单黄琛的话来说:“感觉他们挺弱的,没想到居然能拿到殿军。”从省赛到八强,最终止步四强,RT战胜了许多他们从未想过能赢的对手,对这一切,队长One记忆犹新。

其实,在打这个比赛的时候,我们全程都是把自己放在弱势的那一方,但是,内心深处的想法是:就算自己再弱小,也要尽全力扳倒对手。

电子竞技是很残酷,之前去北京的时候我就经历过了。比赛之前,大家一看到那个分组,就觉得:“完了完了,这次是去旅游了。”当时我们被分在D组,别人都说这是死亡之组,我们也根本没想过能出线,连A、B组的情况都没去关心。

后来,我们被来自上海的中投融(ZTR)战队击败,掉进了败者组。然后在败者组,我们一路打到决赛,遇到了KO战队。

KO这个队伍,我们和他们打过训练赛,你知道训练赛成绩是什么吗?十比零,我们是零。

在决赛的时候遇到他们,我心里就觉得,哇。当时那场比赛,我真的好想赢,哪怕就这一次。因为比赛就是BO1,就算遇到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赢他们,就算前面全是输,现在只要在线下打败你一次,我就能晋级了,把你送回家。

最后我们竟然赢了,战胜了他们。虽然他们确实有点轻敌,小看了我们,毕竟训练赛我们一把都没赢过。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赢了,把战绩从十比零扳成了十比一。

赢了比赛之后,真的好开心,开心到和队友一起大声呐喊。虽然我们是败者组,只能在台下打,但我还记得当时场馆里,全都是我和队友的声音。最后一波团我们把他们团灭了,一路拆过去的时间不一定够,我当时就把很多小细节,包括如何更快地拆塔这些,疯狂地喊给队友听,不停地喊,喊得撕心裂肺。

关于这一段,AD选手Sober也很有印象。他记得,比赛结束之后,许多战队都对结果很惊讶,纷纷跑来询问:“你们是怎么赢的KO?”

之后还有一场比赛,我们要和中投融争小组第一第二,对手就是之前把我们送进败者组的队伍。因为刚刚战胜了KO,我们当时想的就是:我们连KO都能赢,还怕你干什么?接着在BO3的比赛中我们让一追二,直接拿下了他们,以小组头名出线。

打败了中投融,进了八强之后,我们又打广西的ACG。当时我还自嘲:我们自己的队伍,要队服没队服,要队标没队标,别人呢?教练是从QG下来的(ACG教练Hiro曾经担任QG教练)。

当时第一局也是被对手压制,很快就输了。第二局开始时我们依然是劣势,前期人头到了9:1,对面领先八个。那个时候我想,这不就和我们打KO一样么?也是输不起的比赛。结果这一次,我们又是让一追二,又赢了。赢的两盘都是翻盘局,每场比赛,我们都拿了两条大龙。

其实,如果我们小组赛就被淘汰了,说不定还会平淡一点,但这一次的成绩离LSPL就差一步,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比赛里,我们做到了在平常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事情:疯狂交流。因为比赛拼的就是细节,你需要把你知道的全部东西都说给队友听,他没听到就再说,一直说到他听到为止,这样才能把大家的观点完全统一起来。

09.jpg

八强赛时的队员们

虽然说做到了这一点,但……四强赛的时候我们还是输给了TBG,他们实力比我们强出一整个档次。其实我们第一局的时候是有机会赢下来的,但是……可能队员心态没调整好吧。

我本来是要去上大学的。打职业之前,我自己休了一年学,和家人说只打一年。现在一年快到了,这一次四强的成绩……不知道,可能还不够作为家里人让我继续打下去的资本。

尾声

成王败寇。

这是在采访完TCS和RT战队之后,最大的感受。

在问TCS队员们“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真正成为职业选手”,答案都是“夺冠的那一瞬间”,而问RT队员相同的问题,答案不尽相同。不知道他们对TCS上单左小欣“如果连TGA冠军都没有的话,那只能算网吧队”的话,会有怎样的看法。

应该会很不服气吧。组队时间短,磨合时间短,战术准备不足,种种原因交叉起来,四强的成绩几乎已经是他们本次城市英雄争霸赛的极限。

但如果,如果最后捧起冠军奖杯的不是TCS,而是RT这群年轻人呢?也许结果又会不一样。队伍会在上海有个新基地,装修地更好,更豪华;他们会去拍LSPL的定妆照,像那些真正的顶级选手一样摆出各种各样酷炫的姿势;对于队伍中大部分南方人来说,也不用担心漫天的风沙以及饮食问题……我甚至可以亲眼见到Sober,看看那些仍然残留在他身上的伤疤,那是他曾经癫狂幼稚的岁月。

但我终究没能见到。离下一次城市英雄争霸赛还有两个多月,到时候,所有参赛队伍的命运会再一次被改写,新的传奇会诞生,失败者则遗憾退场,不见风尘和泪水。

10.jpg

沙漠很大,相对的,人就渺小了起来

由于银川靠近内蒙古,在比赛结束后,RT组织全队来了一次沙漠旅行,几个队员没有一个曾经来过这样的极端环境。他们总共坐了五六辆车,师傅都是职业赛车手,就这样在广袤的沙漠中不停奔驰着。轮胎压过细沙,留下一道道车辙。

来自江苏徐州的上单“甜甜圈”告诉我:“一开始蛮向往沙漠的,去过之后再也不想去了……差点死在里面。”

而队长One则用不带修饰的白话说出了自己的感受。这感受粗糙、浅显、无任何特别之处,但隔着屏幕听起来,却出人意料的真实。

“你知道,沙漠里有很高的沙丘。自己爬上沙丘的时候,一望无际全是沙,很空旷,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他顿了顿,接着说:“像是比赛的胜负一样,获胜的人永远站在高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