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okz:义无反顾

标签:

文/DuDu
封面/LoLeSports

序言

1986年,比利时男足在墨西哥世界杯打进四强,在半决赛中,面对那支由马拉多纳率领的阿根廷队,比利时0-2不敌对手,最终在季军赛中不敌法国,获得第四名。这是比利时国足在世界杯上的最佳成绩。

次年,也就是1987年,Eefje Depoortere出生在了这个有着悠久足球历史的欧洲小国,在她的家乡布鲁日,也有一支创立于1891年的比利时老牌足球强队。年幼的Eefje一定不会想到,自己将来的人生既受足球影响,但又跨入了一个与足球这种“传统体育”既相似又不同的领域,更不会想到自己会拥有一个在英雄联盟界家喻户晓的名字——“Sjokz”。

布鲁日

111.jpg

布鲁日曾经是欧洲的商业中心,港口和运河给这座城市带来了辉煌,哥特式建筑、梅姆林、巧克力和交错纵横的河道一同构成了这座城市的主基调。位于市中心广场的布鲁日钟楼可以说是整个城市最醒目的建筑,也被誉为是比利时最精美的建筑,这座始建于13世纪,至今被多次焚毁又多次重建的建筑见证了比利时几个世纪以来的风云变幻——据说当年滑铁卢战役时,拿破仑率领法军兵临城下,钟楼上的47座大钟同时响起,就连法军的隆隆炮声也被淹没在了钟声里。

都说城市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在布鲁日出生并度过童年及少年时期的Sjokz似乎也受到了家乡风格的浸染——平静却不平凡,在默默中蓄势待发。

“我小时候是个会爬树也会玩洋娃娃的孩子”,Sjokz曾经这样形容自己。普通人眼中的“男孩应该做什么”和“女孩应该做什么”在她这儿似乎没什么差别。Sjokz大约在初中的时候迷上了古墓丽影这款游戏,在她眼中劳拉这样坚强独立的女性似乎别有一番魅力。随着她接触的游戏越来越多,年仅11岁的Sjokz,遇见了她在电子竞技领域里的领路人——第一视角射击类游戏虚幻竞技场。

对于国内绝大多数英雄联盟玩家来说,“虚幻竞技场”是一个略显陌生的名词,但这款系列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在国外却拥有众多拥趸,它曾在2000年到2004年之间连续5年成为WCG的比赛项目,“Sjokz”这个名字也是出自于这款游戏中的一种武器。年纪轻轻的她在那个年代成为了虚幻竞技场的一名竞技玩家,随比利时国家队征战过多届EuroCup比赛,对这款始祖级电竞游戏的热爱和坚持也为她今后走上电竞之路做了铺垫。

根特

Sjokz人生中的第一次转折发生在十九岁的时候,出生在历史名城布鲁日的Sjokz,对历史有着天然的兴趣,她考取了根特大学历史系,背上行囊离开家乡,来到了比利时另一座文化名城——根特。

222.jpg
(大学时期的Sjokz)

根特别名“比利时的小威尼斯”,离成立于1817年的根特大学(Universiteit Gent)是比利时排名第一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Sjokz在这里度过了四年的本科时光,“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人,拓宽了视野,还学会了喝啤酒(当然没有告诉我妈妈),更结下了我希望能延续一生的友谊。”

但是大学毕业后,Sjokz陷入了迷惘之中。“如果我就这么从学校离开了,我可能就一辈子都做一份工作,也不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这种古怪的念头充斥在那时的Sjokz的脑海中,她明白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尚未做好进入社会的准备。有人在大学挥霍青春无所事事,有人在大学充实自己找寻人生方向,Sjokz则是后者,她选择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未标题-6.jpg

(2009年,Sjokz经同学的劝说,参加了一个小型选美比赛“草莓公主”,并获得了冠军)

大一那年的韩日世界杯曾影响了Sjokz心中的理想职业。2002年,比利时国家队征战世界杯,Sjokz顶着时差一场不落地看完了这届世界杯的所有比赛,在接下来四年的校园生活里,Sjokz渐渐萌发了当一名足球记者的想法。这个想法影响了她对第二个学位的选择,Sjokz的硕士学位选择了新闻学。

经过了在布鲁塞尔一年的新闻学学习之后,她又重返根特大学学习教育学。二十五岁的Sjokz已经手握一个本科学位和两个硕士学位(历史、新闻、教育),但是六年的学业和三个学位并没有让她找到自己的方向,生活的无数种可能性像万花筒一样地展现在她面前,却没有一块碎片看得清。为了生活Sjokz做过类似餐厅侍者、保洁员、收银员这样的兼职工作,她并不想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这时候,电子竞技又再度出现,毕业后尚未有正式工作的Sjokz在朋友的推荐下她尝试了英雄联盟并一发不可收拾,这是她尝试的第一款MOBA游戏,跟她之前接触过的游戏类型完全不同。

 “我一开始并不擅长英雄联盟这款游戏,讲真,不过我现在玩得还是很垃圾——但是我很快就爱上了它,主要是通过它我可以和我以前的战友再次并肩作战,它还让我回忆起了之前无数个我在卧室的电脑前玩射击游戏而我父母听见了然后尖叫的日日夜夜。”

英雄联盟唤醒了虚幻竞技场在Sjokz体内植入的电竞记忆。2012年3月, ESL旗下的英特尔极限大师赛举办了一次LOL邀请赛,他们邀请了当时欧洲的四支队伍,myRevenge、aAa、SK Gaming和Dignitas EU,对LOL的比赛作了第一次尝试。而刚刚接触英雄联盟不久的Sjokz,就是在这个时候,不经意间点进了IEM6汉诺威站的直播间,看到了当时的英雄联盟比赛,她既意外又兴奋——意外的是这款她才上手几个月的游戏已有如此宏大的赛事规模,在电子竞技缺席她生命的这几年间,电竞比赛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而兴奋的是,她有了再度投身电竞行业的想法,她希望可以将自己的新闻学专业知识学以致用。

她向几家英雄联盟网站投了简历,试图先从一名网站编辑做起。SK Gaming首先给了Sjokz机会,这既是一家久负盛名的欧洲电竞豪门,同时也是兼具有一定媒体属性的电竞新闻网站。Sjokz格外认真地对待这份兼职工作,仅仅几个月后,她就升级成为了英雄联盟栏目的首席编辑,同时她还全权负责SK Gaming出品的周更视频栏目“Summoner's Recap”的工作,从内容搜集、视频剪辑到主持,全部由她一条龙完成;对于新闻学硕士Sjokz来说,这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曾经以足球记者为理想的Eefje Depoortere,将自己的新闻学知识应用在了电竞领域,虽然她所做的工作甚至不够支付她的日常开销,但Sjokz甘之如饴。

柏林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Sjokz的能力得到了SK高层的赏识,她获得了采访2012月6月份在瑞典举办的DreamHack Summer的机会——Dreamhack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电子竞技线下聚会,同时也是英雄联盟S1全球总决赛的举办地——从此正式进入了现场采访领域。彼时LOL赛事的报道刚刚起步,Sjokz在Dreamhack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同时她的采访也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333.jpg

(2012年的Sjokz)

Dreamhack的工作结束后, SK Gaming收到OGN的邀请前去韩国报道7月份举办的OGN夏季赛,这趟韩国之行,坚定了Sjokz对LOL作为电子竞技的信心,同时也或多或少改变了她亲友对她这份工作的看法。之后SK战队获得了S2总决赛参赛资格,Sjokz随队第一次来到了美国,在那儿,她确信——“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从此,Eefje Depoortere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Sjokz的故事开始登场。

总有人好奇那些公众人物或是看起来比较成功的人物跟普通人到底有什么不同,其实细究起来,无非是多了一点勇气而已,而这一点点勇气,可能积累起来就会导致人生的质变。

就跟所有的电竞选手或多或少都受过家人的质疑一样,在电竞领域工作于Sjokz来讲,是热爱,但在她父母、亲朋好友的眼中,却是在浪费她的能力和时间,Sjokz曾笑言,在会主动帮失业人员找工作的比利时政府看来,她一定是个彻头彻尾的无业人员,浪费她辛辛苦苦得来的三个学位。2012年底,Sjokz在受邀去德国科隆主持首届EU LCS联赛之前,她的妈妈还问她——“你去德国到底做什么来着?”

母亲对女儿的担心自然是情有可原,毕竟“游戏主持人”听起来怎么也不是一份靠谱稳定的工作,想必Sjokz也问过自己,真的适合这份工作么?外界对她的质疑来自方方面面——“她是参加过虚幻竞技场比赛,但她的英雄联盟只有黄金水平,她对这个游戏究竟了解多少?”Sjokz自己也曾经坦言,人们关注她的外表多于她的采访也给她造成了困扰。与此同时,出生成长在荷语区却要用英语主持和采访对她也是不小的挑战。

在她在收到ESL(首届EU LCS的合作承办方)的面试邀请时,她还在比利时做汽车销售,经济条件不允许她提前辞掉这份工作,ESL不得不通过网络电话与她完成了面试。Sjokz通过这份面试几乎毫无悬念,她参加过2011年比利时Miss Style选美比赛,获得了第三名,她有着受到认可的出众形象以及在当时在行业内难得的工作经验。欣喜若狂的Sjokz马上辞掉了汽车销售工作,奔赴科隆,成为了ESL旗下的全职主持,电竞行业终于给了她一个“名分”。“如同梦想成真(It's been like a dream come true)。”Sjokz如是表达她对这份工作的感受。

2014年,EU LCS移师柏林, Sjokz也离开了她工作了两年的ESL,正式加入Riot,更大的舞台将在她面前展开。随着LOL赛事的影响力逐年提升,Sjokz的知名度也随之也随之扩散。“当我在柏林的临时公寓中放下自己的行李,我觉得是时候回顾一下过去的两年考虑下将来了。”

布鲁塞尔

2015年全球总决赛被安排在欧洲举办,小组赛、八强赛、半决赛、决赛分别在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比利时布鲁塞尔、德国柏林四个地点举行。在国家体量上,比利时无法与其他三个国家相比,但布鲁塞尔,却有“欧洲的首都”之称,欧盟总部、北约总部都设在这里,此外还有超过1000个组织机构将办事处设在布鲁塞尔。但电竞却一直与这个城市无缘。在Sjokz眼中,半决赛安排在布鲁塞尔有着非凡的意义。当Sjokz与她的同事在布鲁塞尔机场走下飞机的时候,这个为电竞付出四年青春的比利时姑娘,忍不住热泪盈眶。

布鲁日、根特和布鲁塞尔这三座城市刚好在同一条直线上,相距也不过几十公里,Sjokz人生的前二十五年就是在这条直线上来来回回,在她的家乡布鲁日,她成为了虚幻竞技场的选手,在心里埋下了一棵电竞的种子,在根特,她完成了四年学业,并立誓成为一名足球记者,在布鲁塞尔,Sjokz完成了她新闻学硕士的学业,为她日后进入电竞行业打下了基础,重回根特后,Sjokz疯狂地迷上了英雄联盟,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做了一年半入不敷出的赛事报道工作。

xasd.jpg

而拳头也为衣锦还乡的Sjokz制作了一部视频,在半决赛的现场播放。在这部视频中,Sjokz谈到了她对英雄联盟的热爱,谈到了她过往的经历,也谈到了,网上一些贬低她的评论:你能获得这份工作,仅仅是因为你是女的,而且长得还凑合。“我在网上看到这种评论的时候很想穿过网线去打他。”Sjokz表示,她希望能消除人们对性别的偏见。“夸我漂亮会让我很开心,但如果有个女生跟我说,我激励了她的人生、我是她人生的榜样,那我会开心一百倍。”

2015年,已是Sjokz入行的第四年,与她资历相等的电竞选手大多数都已退役或是转行,她的比利时老乡、前CLG.EU辅助选手Krepo,在五年的职业生涯后选择了退役,成为了分析台上坐在Sjokz身边的解说。而Sjokz仍旧在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她的台风日渐成熟,并且形成了自己的主持风格。在Youtube上,一名叫DutchMash的视频作者给Sjokz剪辑了她的经典语录,标题命名为Sweet&Savage(甜美而凶残)。甜美,很好理解。而凶残?——指的是她在采访中和分析台上毫不留情的“暴击”。 2015年,在OG获得全球总决赛的资格后,她曾经问对沙皇掌握不佳的xPeke:“你是不是希望沙皇在全球总决赛中成为过气英雄,这样OG才能走得更远?” xPeke摸了摸头表示:不不不,我会多加练习。对此,Sjokz则表示,几年的主持经历让她与选手(特别是欧洲)非常熟络,她私底下经常跟选手聊天,知道这个度在哪里,由此,她才能问出很多人不敢问的问题。这么做其实带有一定的风险,但Sjokz还是时不时地“暴击”选手,因为她知道观众喜欢这样的看点,而不是一成不变的一问一答。

21888132699_16ca0e8632_k.jpg

而在2015年,Sjokz也迎来了她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之一——Dyrus的退役采访。2015年全球总决赛前,所有人都确信Dyrus的竞技状态已经无法继续他的职业生涯,果然,在TSM结束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后,Riot为Dyrus安排了一场退役仪式。比赛结束后,在场上故作轻松的Dyrus,一下场便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此情此景让Sjokz在采访也几乎落泪,但她还是控制住了情绪,以她一贯的大方、得体完成了这次意义非凡的采访,她小心谨慎地提问,争取避开任何可能会让Dyrus难过的句子,但与此同时,“还要他能充分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她给了Dyrus尽可能开放的问题,让Dyrus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他的所想。事后Sjokz总结道,“如果是两年前的我,可能会过于紧张而说错话。”

主持工作看似轻松实则忙碌,在非比赛日,她要与大家一起讨论本周比赛的亮点,制造话题,敲定要采访的对象,回看上周的录制,还需要参加发音和气息的培训,观看其他赛区的比赛。轻松这个词与Sjokz一点也不沾边,她常常在推特上表达她对“休息一下”的渴望。

生活中的Sjokz其实也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会在社交网络上抱怨自己睡不着,会在想放松心情时坐在小河边看看流水,但能确定的是,无论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从未为从Eefje变成Sjokz而后悔。

上海

LPL 赛区迄今为止共举办过两次LOL世界级赛事,S3的全明星赛与S6的季中赛都在上海举办,而Sjokz的人生足迹也与这两次赛事重叠。

2013年的上海全明星给LPL 玩家留下了许多难以磨灭的回忆,Insec盲僧的惊世一脚,PDD以1挑2的兰博都已经成为了英雄联盟史上的经典镜头。Sjokz当时也随行到了上海,“我今年去了很多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地方,像莫斯科和上海全明星赛。我之前从没到过中国,但上海真的是座很棒的城市”。那时的Sjokz大概也没有想到,三年后的她还会再次与这座城市结缘。

2016年在上海举办的季中赛,Sjokz再度将她的才华与美貌带到了上海,Riot在赛场中开设了英文解说台、评论席和采访间。Sjokz就在采访间中展开赛后采访,观众可能会发现很多欧美的,特别是欧洲的选手同Sjokz聊天都是很轻松自如的,遇上“反向翻译”也是镇定自若。

“反向翻译”事件因为其趣味性在国内引发了很多讨论和关注,在国外也是如此,有人将视频传到了Youtube上并在Reddit论坛上发布,网友们普遍表示——这个帅气的翻译小哥文森是被Sjokz彻底迷倒了呀。而Sjokz,她可不是看热闹的人,即便欧美网友普遍表示理解文森的口误,但她看到视频发到Reddit上后,赶紧在论坛上回帖:

未标题-11.jpg

(Sjokz并没有为文森辩解,而是告诉大家文森的工作很出色,并且忙于不同线路不同节目的翻译工作,从侧面告诉大家:文森太忙,导致他一时切换不过来)

MSI之间的另一桩趣事则是Wolf两“撩”Sjokz,在半决赛击败RNG后,Wolf接受了Sjokz的采访,在回答Sjokz“有无信心夺冠”的问题时,这个可爱的小男生表示:从去年的全球总决赛到今年波兰的IEM再到上海的MSI,他很高兴可以在获胜后见到Sjokz,因此决赛也一样,希望能再度见到Sjokz并接受她的采访。夺冠后Wolf得偿所愿,再度坐在了Sjokz身边,在采访的最后Wolf不好意思地向翻译表示:昨天的比赛结束后,Aphromoo和Sjokz拍了一张自拍,因此他也想来一张。这个可爱的请求让Sjokz笑得花枝乱颤。

未标题-8.jpg

在赛事闲暇时间Sjokz也去了上海一些地方逛了逛,但看她社交网络上的动态就能发现,只要是在赛事期间,她的话题就永远离不开“赛事”二字。工作的压力可以在生活中排遣,但生活的烦恼却不会带入工作,也许这也是她能一直将生活与工作很好平衡的原因之一。

未标题-9.jpg

(MSI期间Sjokz与同事Krepo、Kobe到EDG俱乐部参观)

将来

“看了四年的英雄联盟比赛,我依旧爱它胜过任何一切,当我观看比赛的时候我跟身边人山人海的粉丝没什么两样,我会为五杀而尖叫,为偷家而兴奋不已,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就会想,这就是我最想做的工作,我无法想象我会去做其他的什么事情。”在2015全球总决赛那部Sjokz的宣传视频中,她如是说道。

手握三个学位,想象过人生无数种可能性的Sjokz,最终义无反顾地把电竞作为她为之奋斗一生的行业。她见证了英雄联盟的成长,经历了电竞市场的繁华与虚荣,而她依旧坚守初心。

 “随着年纪渐长,我终于明白了我想要的是一份能让自己开心的工作,我想看看这个世界——我从来不是那种把结婚生子,住在带白色栅栏的房子里当成是人生终极目标的人,我的同龄人很多都是这样。当然这种选择也很棒,只是不是我想要的。”


已有2条留言发表留言

  1. anima、说道:

    加油

  2. 维亚济马说道:

    我也是学历史的,黄金水平。。。

发表评论